• <menu id="wocaq"></menu>
  • <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nav id="wocaq"></nav>
    <xmp id="wocaq"><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menu id="wocaq"><strong id="wocaq"></strong></menu><xmp id="wocaq"><menu id="wocaq"></menu>
    <nav id="wocaq"></nav>
    用戶名   密碼        找回密碼  
     

    那時蘆葉香

    發表時間:2015年07月02 作者:夏磊點擊:1384次 收藏此文

      端午節的早晨,照例是要吃粽子的。孩子邊吃邊問我,這粽葉是什么葉是從哪兒來的。我停下筷子告訴他,粽葉其實不止一種,今天咱們吃的這種是竹葉的,而我小時候在南京老家吃的是蘆葦葉的。我接著說,那時我們歡天喜地地把蘆葉摘好洗凈,一大家人擔水的擔水,抱柴的抱柴,包的包煮的煮,整個村落也到處彌漫著粽子的清香。粽子沒熟是沒有人睡覺的,母親和嬸娘們每回都要忙到深夜,誰都不知道那最后一縷炊煙是什么時候飄散的。

      不知不覺我的語調放慢了,一種很溫暖的東西在心底慢慢地涌上來,往年的光景正一點一點地在眼前變得清晰起來。

      老家舊屋的后面是一塊菜園,菜園過去是一條小路和一條小河,在路和河的中間有一大片蘆葦,還有野茉莉。五六月的時候,一眼望去,晴天則蒼翠碧綠,雨天則有如一團霧靄,晚風吹過則會帶來蘆葦和洗澡花的香味。

      小孩子沒有誰不喜歡蘆葦蕩,蘆葉可以包粽子這誰都知道,而有關蘆葦的其它一些樂事卻只有鄉下人獨享了。岸上蘆叢里,在很隱蔽的地方常能尋著一個雞蛋或鴨蛋,運氣好的甚至能揀到一窩。在水淺的地方,很容易就能捕到傻傻的龍蝦,拿去賣錢也行,自己煮了下酒也不錯。老的蘆葦根莖特別發達,像個大網兜一樣,有的甚至半懸在河沿上,在這樣的地方用小鏟子挖下去,就能挖出一截白白的蘆根,甜甜的,脆脆的,苦苦澀澀的,正如鄉居的日子一樣,味道是那么獨特,而其中甘苦卻不是誰都能咀嚼出來的。

      長的蘆葦桿割下來后風干,然后扎成杯口粗一把,就可以用來做建房的材料了,冬暖夏涼;秋風吹起的時候,把飛舞的蘆絮收集起來,可以做成蘆花枕頭。每次當我把這些說給燕聽的時候,她都驚訝得不得了。燕是姑姑的小女兒,在城里長大,每年端午都要跟大人一起下鄉。她非常喜歡蘆葉,會用蘆葉編出不少東西。她用蘆葉折成各式各樣的小船,讓它們隨著河水緩緩地漂向遠方,有時我們就跟著這些小船在岸上走,期望著能有一兩只漂進長江。閘門是不常開的,于是燕就把船帶上,在回城的輪渡開到江心時,把船放下,這蘆葉船就在大家的注視下,很快消失在波濤里。那濁浪中的一點碧綠一直留在我們的記憶里,而且我相信,肯定曾經有一只小船隨著浩浩的江水漂進了大海。

      包粽子是端午節里最重要的節目,也是一段最快樂的時光。通常一家人是有個大體的分工的,采摘粽葉是大人帶著孩子們做,灶下添柴燒火一般由姊妹們去做,嬸娘輩的女人是包粽子的主角。小角粽子最為獨特,這種粽子呈三角形,因為角尖,所以包時難度大,而吃起來,角上那一口也是最誘人的。爺爺每次都坐在堂屋中間喝茶,并不說什么話,只是慈祥地看著老少一家子開心地忙碌著。

      幾鍋粽子里有一些是包了肉的,有的有記號,有的則完全看不出來,這就使得吃粽子帶了一點游戲的成分,充滿了期待和驚喜。有一次晚上,我一連開了兩個都沒有肉,就感到十分委屈。這邊肚子都快飽了,那邊連肉影子都沒見,于是就有點想哭,而大家卻笑得更厲害。終于我的眼淚奪眶而出。大家不再笑了,嬸娘們安慰我說,明天專門挑帶肉的給我吃,不然這大頭孫子的肚子會撐破的。我破涕為笑,眾人笑得更響。這個笑聲肯定會在那個安靜的晚上傳出去很遠,很遠。

      這些年,大家都天各一方,我也離開老家多年了,沒有回鄉過過端午。節前,給南京的大姐打了個電話,先是敘了敘家常,忽而大姐問我,你家現在還自己包粽子嗎。我們都被這個話題噎住了,其實這也正是我想問她而不敢問的。正像一根脆弱的神經,輕輕一碰就會疼到心里。大姐說,這些年大家都買了吃,不過今年她退休了,一定要自己包回粽子,爭取還是到鄉下去包。

      大姐的心思我何嘗不知,她正是想用包粽子這件事,把一家人聚一聚,讓大家跟往年一樣地熱鬧一下。爺爺已過世多年了,兩位嬸娘也在前幾年相繼離去了。那精致的小角粽子不知有誰會包,更不知還有沒有人能包那么好,或許它也跟嬸娘們一樣,只能永遠地留在大家的心中,留在大家的記憶里了。

      我想,秋天的時候爭取回一次老家,去尋一個蘆花枕頭,帶回來讓妻兒都枕一枕,并為他們講述一段在蘆葉飄香、葦絮飛舞的季節里的故事。


    原文刊載于【人民日報6月27日12版】


    (編輯:作家網)

    上一篇: 一片哇聲到天亮

    下一篇: 小暑時節

      總訪問量:92395  當前在線: 24302
    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ICP/IP備案號: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31號 郵編:100083 電話:010 6655 4693 傳真:010 6655 4693 主編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山西太原 | 杞县 | 阿里 | 酒泉 | 四川成都 | 东营 | 广州 | 高雄 | 宜宾 | 运城 | 遂宁 | 周口 | 常德 | 毕节 | 象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六盘水 | 六安 | 衢州 | 福建福州 | 鸡西 | 梅州 | 三亚 | 姜堰 | 沛县 | 阿克苏 | 日照 | 保亭 | 昭通 | 宝鸡 | 遵义 | 普洱 | 宜春 | 鄢陵 | 灌南 | 三亚 | 贵港 | 偃师 | 嘉峪关 | 汉中 | 宜昌 | 遵义 | 阿坝 | 吉安 | 滕州 | 枣庄 | 宝鸡 | 吉林 | 伊犁 | 莒县 | 眉山 | 嘉兴 | 晋中 | 鹤岗 | 慈溪 | 沛县 | 白城 | 湖州 | 金昌 | 大庆 | 克拉玛依 | 巴彦淖尔市 | 东台 | 苍南 | 甘孜 | 河南郑州 | 防城港 | 梅州 | 寿光 | 延安 | 揭阳 | 吉安 | 金坛 | 宿迁 | 库尔勒 | 东方 | 宁德 | 马鞍山 | 乐平 | 邢台 | 鞍山 | 宜昌 | 巢湖 | 吉林 | 乐平 | 蓬莱 | 四川成都 | 榆林 | 黔西南 | 嘉峪关 | 武威 | 延边 | 枣庄 | 邢台 | 湘潭 | 桂林 | 信阳 | 株洲 | 伊春 | 铜川 | 东营 | 象山 | 通化 | 文山 | 偃师 | 丽江 | 新乡 | 厦门 | 曹县 | 安庆 | 天长 | 泰兴 | 惠州 | 赤峰 | 柳州 | 江西南昌 | 六盘水 | 阿勒泰 | 台湾台湾 | 龙岩 | 绥化 | 楚雄 | 禹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新泰 | 河北石家庄 | 余姚 | 内江 | 咸宁 | 雄安新区 | 寿光 | 泸州 | 临猗 | 阜新 | 日照 | 龙岩 | 东方 | 芜湖 | 澳门澳门 | 明港 | 巢湖 | 日喀则 | 钦州 | 温州 | 四平 | 澄迈 | 大连 | 防城港 | 那曲 | 儋州 | 溧阳 | 汕尾 | 澄迈 | 天长 | 巢湖 | 兴安盟 | 淮安 | 黔南 | 克孜勒苏 | 承德 | 驻马店 | 大庆 | 简阳 | 浙江杭州 | 枣庄 | 阿拉尔 | 遵义 | 德阳 | 昌吉 | 柳州 | 周口 | 天长 | 咸阳 | 淮北 | 金坛 | 昌吉 | 张家口 | 晋江 | 巴中 | 自贡 | 禹州 | 孝感 | 沭阳 | 江苏苏州 | 商洛 | 雄安新区 | 烟台 | 延边 | 桓台 | 琼中 | 博尔塔拉 | 琼中 | 孝感 | 桂林 | 蚌埠 | 南京 | 姜堰 | 克孜勒苏 | 仁怀 | 博尔塔拉 | 徐州 | 金华 | 十堰 | 梧州 | 日喀则 | 梅州 | 自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