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ocaq"></menu>
  • <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nav id="wocaq"></nav>
    <xmp id="wocaq"><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menu id="wocaq"><strong id="wocaq"></strong></menu><xmp id="wocaq"><menu id="wocaq"></menu>
    <nav id="wocaq"></nav>
    用戶名   密碼        找回密碼  
     

    油菜

    發表時間:2011年01月10 作者:宋宏建點擊:9694次 收藏此文

    油菜
    宋宏建

        喜歡油菜,尤其是油菜花開的季節。陽光下,一望無垠的野,漣漪蕩漾的湖,微風掠過,波波痕痕,晶亮的金,柔和的黃,唯美的景,養心,養眼,養氣,養神。
        野油菜,通常指頭年種在田里,抖落的種子在下一年長出,也星星點點,一棵翠生生的綠,幾朵燦爛爛的黃,夾雜在其他莊稼之間,或鶴立雞群于曠野,雖無法與波瀾壯闊的油菜花海相媲美,也能香云飄繚,別具一莖孤芳自賞的瀟灑。
        在藝術上,油菜從來都是一個意象,清麗,質樸,充滿鄉野情趣。
        清代有個王文治,道中見油菜吐蕊,立馬吟出:“夜來春雨潤垂楊,春水新生不滿塘。日暮平原風過處,菜花香雜豆花香。”比之更養眼的,是范成大的描摹:“梅子金黃杏子肥,麥花雪白菜花稀。日長籬落無人過,唯有蜻蜓蛺蝶飛。”也有即景生情、黯然神傷的,如宋人劉辰翁,面對繞蝶東墻、啼鶯修竹、疏蟬高樹的美景,因了流觴事遠、繞梁歌斷、題紅人去的回憶,便長嘆一聲:何須銀燭紅妝,菜花總是曾留處。歸來抱膝,獨自凄楚不已…… 
        在詩人眼里,油菜花綻開的是繽紛詩句,倘若攝入鏡頭,即使信手拈來,再漫不經心,也會成為光彩照人的背景。
        油菜油菜,顧名思義,綠油油的家常菜啊!稚嫩時,渾似農家小女,一雙水汪汪的大眼,兩條黑黝黝的大辮,綠瑩瑩一片戳滿田間地頭。可她太普通太樸實,人們再愛她,也不免忍心拔出一些,洗凈入鍋,沸水一焯,無需山珍海味調料,只用青蔥白蒜紅辣椒,就能烹出一碟色香俱全的美味佳肴,令人饞涎欲滴。這般光景,只有風流雅致的文人騷客,面山臨水,竹林茅舍,石凳木桌圍坐,兩瓶老白干下肚,指點一陣江山,感嘆幾段人生,然后夾一箸翡翠,把爽滑清醇的味覺混合了酒香,品咂出一曲甜酸苦辣。其耳目一新,其風花雪月,相對于在富麗堂皇的大廳,相對于在雞鴨魚肉堆里的饕餮者來說,自是別有一番滋味。
        到了油菜花含苞欲放的節氣,縱那莖葉菜薹依舊鮮美可口,但莊稼人是舍不得貪嘴的。于是,油嘟嘟旋疊著的綠葉間,像排好隊、編好組的幼兒園娃娃,演節目似的一次倆,一次倆,冷不防就一群群呈輻射對稱狀登上舞臺。一苞緩緩舒展的花瓣共有四枚,十字形分布,仿佛兩只毛茸茸的鴨雛,抖動鵝黃色的翅膀,戛戛叫著鳴視云天。那多情擁抱狀的花萼好親切,還有四長兩短的花蕊好天真,就像農家頑劣的小淘氣,大人一不留神,就悄悄邀約一群,跑到地里撒野。十天半月,從油菜黃綠色的莖梢開始,盛開出團團花序,蓬蓬點燃的火炬一般,照亮了或廣袤千里或溝壑縱橫的田野,也照亮了人們喜悅的視野。
        五六月間,落英繽紛的油菜地里,一枚枚發卡狀的長角果實,便會悄然瘋長,末了行著沉甸甸的肚子,叢叢簇簇的荊棘刺般在田野里招搖。莊稼人看見它,就像看見自己懷了龍鳳胎的新媳婦,恨不得跑過去抱起來親兩口。葉莖枯黃,瓜熟蒂落,成熟的油菜角有兩種顏色,鵝黃色的像女孩兒,黑褐色的像男孩兒。熱風吹拂,麗日高懸,這會兒如不及時收割,那果實便蹣蹣跚跚,吱泠一聲裂開,籽粒歡笑著跳下地來……
        縱然沒有芝麻香油的沁人心脾,也無東北大豆的憨厚質樸,但很多人還是喜歡油菜籽榨出的瓊漿玉液,因口感純正,味覺綿遠,清凌凌若小家碧玉,耐人尋味。它不像棕櫚油、玉米油,給人高大粗糙的意象。也不像葵花油,花生油,老叫人產生油頭粉面的油膩感覺。
        一年生的草本油菜,霜降前后播種,個把月破土,細皮嫩臉沒幾天即清秀初成。接下來裊娜一春,當窗理云鬢,對鏡貼花黃,盼到火熱的夏天,一經情郎瘋狂熱吻,便十月懷胎,紅顏漸消,由亭亭玉立的少女,發福做晃晃悠悠的孕婦。待子孫滿堂,即葉落化泥,退隱于室,享受天倫之樂去了。油菜一生韶華雖短,卻風光無限——蓬蓬勃勃的美,轟轟烈烈的愛,以及無怨無悔的奉獻。
        油菜是“有才”的諧音,那么油菜花就是“有才華”了。所以在一個成龍主演的電影里,有一首叫做《油菜花》的主題曲,末幾句歌詞是這樣的:一條大路呦通呀通我家/我家住在呦梁呀梁山下/山下土肥呦地呀地五畝啊/五畝良田呦油菜花……應該說,這是一個美麗春天的鋪墊。在這個美麗的春天里,油菜,那一莖秀頎的綠色,一團深情的斑斕,一抹不羈的剛毅,又不禁使人想起一柄吉他,和兩個“草根”唱火的《春天里》:

        在這陽光明媚的春天里,我的眼淚忍不住流淌。
        如果有一天,我老無所依,請把我留在在那時光里;
        如果有一天,我悄然離去,請把我埋在這春天里。
        春天里——
                                              

    (編輯:作家網)

    上一篇: 小白

    下一篇: 靜靜的夜

      總訪問量:92051  當前在線: 23958
    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ICP/IP備案號: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31號 郵編:100083 電話:010 6655 4693 傳真:010 6655 4693 主編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新乡 | 涿州 | 自贡 | 湛江 | 大连 | 溧阳 | 咸宁 | 乌兰察布 | 濮阳 | 永康 | 阳春 | 惠州 | 苍南 | 迪庆 | 和县 | 天长 | 山东青岛 | 舟山 | 抚州 | 巴音郭楞 | 蚌埠 | 克拉玛依 | 唐山 | 龙口 | 商洛 | 汉川 | 和县 | 资阳 | 毕节 | 铁岭 | 博罗 | 景德镇 | 牡丹江 | 镇江 | 曹县 | 日照 | 阿拉尔 | 中卫 | 龙口 | 宁波 | 泰兴 | 丽江 | 保定 | 临海 | 抚州 | 泰州 | 潜江 | 牡丹江 | 嘉兴 | 定州 | 大庆 | 昭通 | 芜湖 | 东方 | 承德 | 洛阳 | 临猗 | 白山 | 泰兴 | 昌吉 | 黔东南 | 榆林 | 乳山 | 台州 | 临猗 | 新泰 | 河源 | 济源 | 钦州 | 锦州 | 屯昌 | 龙口 | 邵阳 | 象山 | 天水 | 儋州 | 达州 | 石河子 | 和县 | 黑龙江哈尔滨 | 丹东 | 醴陵 | 德宏 | 仙桃 | 绵阳 | 如皋 | 焦作 | 乌兰察布 | 桂林 | 阿拉善盟 | 澄迈 | 锡林郭勒 | 扬州 | 南平 | 龙岩 | 武夷山 | 安阳 | 台湾台湾 | 阿拉尔 | 乳山 | 惠东 | 文山 | 中卫 | 溧阳 | 吴忠 | 沭阳 | 昌都 | 伊犁 | 赣州 | 阿拉尔 | 万宁 | 福建福州 | 泸州 | 长治 | 河池 | 五家渠 | 普洱 | 贵州贵阳 | 榆林 | 大同 | 深圳 | 克拉玛依 | 防城港 | 江门 | 信阳 | 怀化 | 平凉 | 遵义 | 博尔塔拉 | 垦利 | 金昌 | 杞县 | 沛县 | 茂名 | 锡林郭勒 | 伊犁 | 资阳 | 德阳 | 新泰 | 杞县 | 海北 | 石狮 | 通辽 | 兴安盟 | 张家口 | 池州 | 阿克苏 | 黔南 | 广元 | 保定 | 鹤岗 | 永康 | 吴忠 | 三亚 | 滨州 | 白银 | 台湾台湾 | 红河 | 任丘 | 广汉 | 绥化 | 永州 | 宣城 | 神农架 | 澳门澳门 | 永州 | 淮北 | 常州 | 靖江 | 昌吉 | 仁寿 | 阿里 | 中卫 | 黔南 | 辽阳 | 余姚 | 葫芦岛 | 随州 | 鸡西 | 南京 | 滕州 | 徐州 | 三河 | 黄山 | 济南 | 安徽合肥 | 台湾台湾 | 潍坊 | 莒县 | 大庆 | 昌吉 | 屯昌 | 佛山 | 大庆 | 泰州 | 永康 | 厦门 | 周口 | 喀什 | 安顺 | 三门峡 | 惠东 | 莆田 | 信阳 | 韶关 | 西双版纳 | 澳门澳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