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ocaq"></menu>
  • <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nav id="wocaq"></nav>
    <xmp id="wocaq"><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menu id="wocaq"><strong id="wocaq"></strong></menu><xmp id="wocaq"><menu id="wocaq"></menu>
    <nav id="wocaq"></nav>
    用戶名   密碼        找回密碼  
     

    第四季:歲月【第十二章:悲憤party】

    發表時間:2015年07月02 作者:周良宗點擊:842次 收藏此文

                 ——我在其間,所以歌哭:獻給中國地質工作者。從動筆那一刻起,我就進入了地質歷史和國家歷史的“第四季”。、

     

    第十二章:悲憤party

     

    周末很快就到了,林素音和周小麗如約而至杰克家。

    杰克家位于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市西北郊。沿著A大道兩旁,整齊規劃排列著一幢幢白色柵欄圈圍著的別墅般的住宅,綠樹紅花草坪占據住宅的80%面積,紅頂白墻與木作廊道如搭積木般構造在綠樹紅花之中。杰克的家就是這些住宅中的一幢。因為開party的緣故,家里家外裝點得如同過節一般,寬闊的花園里擺上了一排食品桌,桌上擺滿蘋果、香橙、西瓜、香蕉,高腳杯斟上紅葡萄酒、黑啤酒,可口可樂、甜品糕點,還有燒烤架,架子上正在烤著什么,帶著香氣的藍色煙霧裊裊飄起。一支八人小樂隊演奏著舒緩明麗的樂曲,小提琴明麗、大提琴厚重、薩克斯悠揚,排簫空靈。主人和賓客滿面春風,相互問候致意。男人紳士般文質彬彬,女士花朵般漂亮多姿。

    杰克濃密的頭發梳理得格外整齊,特意噴了一點定型劑,發質更顯得硬挺和光潔,他的心怦怦跳著,他將向自己喜愛的女孩說一句內心深處的話,但是那要等到聚會最歡樂的時候。他需要照顧好特意邀請的兩位女孩,不要讓她們拘謹,不要讓她們窘迫或者尷尬,要讓她們快活,讓她們受到大家的歡迎。

    母親注意到兒子今天的微妙變化,一邊招呼著參加聚會的親朋好友,一邊用目光跟隨著兒子,直到兒子帶著兩位漂亮的東方女孩徑直向她走來。她的眼前陡然為之一亮。兩個東方女孩都那么漂亮,一個苗條,一個豐滿,都顯得有幾分羞澀含蓄。那就是讓兒子心動的女孩子嗎?她趕緊離開和朋友的小談,起身迎了過去。她的高貴美麗本來就是今天家庭party的目視中心,她高挑的身軀和修長的雙腿一動,眾人的注視立即聚集到新來的兩位東方女孩身上。

    “媽媽,這是林素音,這是周小麗,她倆都是我的學妹。”

    “哦,歡迎歡迎,美麗的孩子們。”母親給她們一個輕擁,特意解釋一句,說:“杰克爸爸因事不能按時回來,但他已經在趕回來的路上了。”

    “謝謝,非常感謝。”林素音和周小麗說。

    “不客氣,孩子們,祝你們早日學成,紅十字事業需要更多的醫生。”

    “嗯,我們會努力的。”

    杰克給她們介紹站在母親身旁的叔叔克林斯,他擔心母親繼續嘮叨她的紅十字事業。

    克林斯叔叔樂呵呵伸手一握,笑容滿面。他高興地說:“我們杰克還是第一次邀請女孩子參加我們家庭party,你們真的年輕漂亮,非常漂亮。“

    “謝謝,我們感到幸運。”林素音臉頰緋紅,答道。

    “不,不必客氣,我也接受過中國朋友的款待。”叔叔狡黠地對杰克眨眨眼,熱情地邊告訴她們杰克的優點邊帶她們四下參觀。那是一個健壯的中年男人,有一雙明亮的巧克力色的眼睛。杰克事先和叔叔商量過如何接待,如何避免讓兩位東方女孩不拘束。他們走到花園一隅,那里有張小圓桌,桌上有水果糕點,克林斯請她們坐下,回憶著說:“我去過中國,那是一個古老而美麗的國家,那里有青海湖,有黃土高原,還有黃河和遼闊的沙漠,地質現象豐富但是貧油,人民生活很苦。”

    林素音對他立即就有了親切感,在遙遠的異國能說起中國話題,那是感受特別的事。她好奇地問:“叔叔去的地方是西北吧?再看看我們的南方城市會新感受的。克林斯叔叔,我不明白,我們國家那么大怎么會缺乏石油啊?”

    杰克急向林素音解釋說:“叔叔是美國地質勘探局的工程師,他曾經幫助中國政府在西北尋找過石油,遺憾的是笨叔叔暫時還沒有什么發現。”

    克林斯呵呵笑了,逗笑說:“小子,叔叔可不笨啊,叔叔很樂意幫助你的中國朋友找石油,可是那個地方我們鉆了幾口井都沒有看見石油,那個地方沒有海洋沉積,怎么可以生長出石油啊?”

    林素音笑了又問:“叔叔你是不是海相生油理論派啊,陸相不能生油嗎?聽說你們美國專家和日本專家都給出中國貧油的結論,我總是覺得你們的結論下早了。”

    “咦,”工程師有點驚異她說出這些話,他不明白是孫文江曾經告訴林素音許多地質常識的,不服氣外國專家對中國貧油的說法也告訴過林素音。他說:“我們應邀到陜北幫助勘探,打過幾口井,要不是干井,要不就是沒有工業價值的井。海相生油可是我們業內共同承認的理論啊。”

    林素音搖搖頭,說:“有個朋友認為地質實踐太少,過早下結論恐怕不準確。”

    “對中國的實地勘察可是時間夠長的啦,尊重理論啊,孩子。

    “那就希望叔叔能夠再去中國,我希望讓中央地質資源調查所的人帶你去考察。”

    “我認識你們國家的李四光、黃汲清、謝家榮幾位權威老師,也和他們探討過。”

    “叔叔,你有必要再去中國,我請父親幫助你,你多做考察,一定會有新發現的。”

    這時候,樂隊開始了一輪新的演奏,那是一支歡樂的曲子,參加聚會人們開始跟隨音樂翩翩起舞,他們剛剛開始的不太輕松的交談也隨即中斷。

    杰克的父親老杰克是在第五支舞曲結束的時候回來的。

    這是一個穿著整潔的男人,衣褲沒有一絲皺褶,皮鞋油亮,年紀有些歲月了,鬢角冒出了幾許斑白,目光深邃沉穩,給人撲面而來年富力強的感覺。從中國回到美國,看見西海岸的蔚藍,中國貧窮混亂給他的沉悶感才緩解許多。蔣介石政府對美國的要求很多,多得滑稽,就是沒有錢。美國政府對日本的石油鋼鐵支持很多,那是基于美國利益和經濟需要。美國需要豢養一只惡狗,讓它在亞洲為了美國惡狠狠狂吠,前提是美國可以控制這至狗。目前,這只狗打了雞血一樣興奮瘋狂,美國的話甚至變成了耳邊風,美國開始考慮蔣介石政府提出的問題。他是昨晚上回到華盛頓的,七七事變的消息也跟著到了白宮,美國的外交處境開始受到國際指責,弱小的中國共產黨的指責最強烈。外交部特別會議變成了外交戰略反思會議。世界處于一個動蕩時期,各國經濟發展的不平衡、政治追求不一樣、軍事發展加速、疆土索求利益索求白熱化,歐洲德國迅速崛起,意大利與德國關系甚好,狂熱的戰爭情緒席卷德國,日本先侵占中國東北,再打響全面進攻中國的第一槍,世界可能因為局部的戰爭演變成全球戰爭。這是很令人擔心的事。

    不能繼續支持日本石油鋼鐵,這會影響美國的世界形象和霸主地位。日本正從一只猛犬變成瘋狗,說不定什么時候反咬主人一口,需要提防。事實已經證明,美國叫他停止進一步對中國的動作,他一點也沒有聽進去,反而要求美國給他更多的自由。

    老杰克與日本大使的每次對話都讓他生氣,日本傲慢、自大、沒有教養,幾次讓他控制不住地語氣嚴厲地批評日本大使。突發的七七事變證明他代表美國政府對日本批評的失敗,日本在世界面前狠狠打了美國一記耳光。

    老杰克沒像往常一樣哈哈大笑著直奔花園參加聚會,他臉色凝重地走上樓去,關了房門。約莫過了半個鐘,他才換了一身寬松的衣褲走下來,在妻子陪同下走向說說笑笑的親朋好友。親朋好友對家庭主人的出現致意,紛紛停止了交談和舞蹈,站立鼓掌。老杰克揮手致意,短暫微笑一下,臉色復歸凝重,他聲音沉重地說:

    “今天,我們真不該party,因為今天是世界悲憤的一天。”

    驚愕立即把歡樂猛砸下去,小樂隊的演奏也嘎然而止,大家把疑問的目光紛紛投向老杰克。老杰克看見兒子身邊美麗的東方女孩,微微皺皺眉頭,大聲宣布說:

    “昨天晚上,7月7日,在中國北平盧溝橋發生了最嚴重的事件,日本軍隊打響全面進攻中國的第一槍。”

    一分鐘前還是歡樂的花園立即變得死一般沉寂。美國人是敏感的,也是非常聰明的,對亞洲發生的局部戰爭的擔心立即變成心理的強烈感受。

    老杰克接著說:“我估計,事態將進一步發展,我們的生活將會受到影響而改變。”

    林素音和周小麗在那一刻震驚愕然,悲憤的狂潮如浪一般撲打心房,九一八的悲憤還猶在昨天,今天再度上演歷史的悲劇,被侵略地區將變成人間地獄,她們的國度她們的家園她們的親人將怎樣面對喪國破家的屈辱?父親在做什么?孫文江現在在做什么?她的淚水止不住涌流出來。

    親朋好友紛紛告別離去。杰克心情也很沉重,他事先設計的party嘎然中止,面對悲傷的林素音,他不能再向她表白自己內心想說的那句話,他安慰她,安慰很蒼白。他要親自駕車送她們回去,他看見了母親投來的遺憾的關切的目光,他苦笑一下,打開大門。

    這時,父親叫住她們:“孩子,回來,再聽我告訴你們一些事情。”

    林素音正想探聽更多的事情細節和國內現在的情況,她立即返回走到老杰克的身邊。

    老杰克端起一杯葡萄酒一飲而盡,他讓她們坐在自己對面,神色嚴肅地跟她們談起自己對中國時局的判斷,他希望她們不要過多擔憂悲傷,中國即使很快變成人間地獄也不要悲傷,但是那絕對不是中國戰爭的最后結果,世界不會支持任何侵略行徑,美國也一樣,現在美國已經決定開始控制對戰爭物資的出口,下一步還會對日本采取更嚴厲的手段。美國政府將思考蔣介石政府提出的需要作戰飛機的要求。

    “我的親密朋友正準備籌建一支航空隊支援中國。”他安慰說。

    杰克立即說:“爸,我想參加航空隊,飛到中國去。”

    老杰克點點頭,說:“兒子,我尊重你的選擇,我也想親自飛一次呢。”

    杰克的眼里閃爍著亮光。

    林素音感動了,說:“我想回國去,去幫助政府打擊侵略者。”

    周小麗臉龐紅紅的也激動地大聲說:“我們明天就去學校請假,回國去。”

    老杰克搖搖頭說:“孩子們,你們應該學完自己的學業,用自己的技術去救治那些戰爭中受苦受難的人啊,現在你們回去也發揮不了什么作用,再說你們的父母肯定不希望你們現在這個時候回去。相信我相信美國政府會幫助你們國家的。”

    老杰克話題一轉,又說:“一個月前,我就跟中央政府航空委員會的林之同委員談過飛行員培訓問題,我們可以幫助中央政府培養飛行員。”

    林素音眼睛聽到父親的名字,立即睜大了眼睛。

    老杰克敏銳地問:“怎么了,有什么不對嗎,孩子?”

    “哦,不,林之同,那是我爸爸。”

    輪到老杰克驚詫了,出乎他的意料,在他家里他居然看到了中國朋友的女兒,這個女兒又是那么漂亮和可愛。他呵呵一笑,說:“哦,孩子,那你可得留下,我們一起共進午餐,好嗎?也讓我用這種方式回敬你爸爸在南京對我的款待。”

    杰克的心輕松下來,他樂呵呵望著母親,問:“媽媽,需要我到廚房幫助你嗎?”

    母親輕輕按按他的肩膀,說:“不,兒子,你們在一起多聊一會,我這邊有你叔叔幫忙就行了。”


    (編輯:作家網)

    上一篇: 國土隊員郭小鐵

    下一篇: 金谷園的女人

      總訪問量:92395  當前在線: 24302
    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ICP/IP備案號: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31號 郵編:100083 電話:010 6655 4693 傳真:010 6655 4693 主編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喀什 | 海拉尔 | 阳泉 | 邯郸 | 南平 | 宁波 | 如东 | 清徐 | 南阳 | 柳州 | 淮南 | 日土 | 松原 | 庄河 | 唐山 | 珠海 | 泰兴 | 南平 | 恩施 | 保定 | 广元 | 阜阳 | 厦门 | 开封 | 黄南 | 阳泉 | 徐州 | 偃师 | 黑河 | 偃师 | 文山 | 阿坝 | 鞍山 | 兴安盟 | 石嘴山 | 聊城 | 宁波 | 巴音郭楞 | 文昌 | 塔城 | 公主岭 | 七台河 | 保定 | 开封 | 淮南 | 咸阳 | 百色 | 上饶 | 吐鲁番 | 天门 | 宿迁 | 芜湖 | 孝感 | 丹东 | 阿拉尔 | 东营 | 咸阳 | 汉中 | 香港香港 | 莒县 | 本溪 | 乐山 | 蚌埠 | 双鸭山 | 新余 | 达州 | 驻马店 | 荣成 | 周口 | 周口 | 舟山 | 酒泉 | 商洛 | 天长 | 和县 | 三亚 | 永州 | 岳阳 | 通化 | 宿迁 | 鹤壁 | 和田 | 蓬莱 | 儋州 | 西藏拉萨 | 德宏 | 荆州 | 平顶山 | 锡林郭勒 | 玉林 | 四川成都 | 桐城 | 馆陶 | 泗洪 | 北海 | 黄石 | 定安 | 醴陵 | 十堰 | 德州 | 嘉峪关 | 白银 | 海门 | 迪庆 | 淮北 | 吉林 | 清徐 | 安吉 | 怀化 | 宝鸡 | 临猗 | 保山 | 石狮 | 海门 | 江门 | 吕梁 | 六安 | 东阳 | 晋江 | 鄂州 | 贵港 | 晋江 | 济宁 | 铜仁 | 澄迈 | 天长 | 双鸭山 | 鹤壁 | 武夷山 | 防城港 | 溧阳 | 通辽 | 佛山 | 神农架 | 武夷山 | 黄石 | 东海 | 惠东 | 铜陵 | 浙江杭州 | 铜陵 | 邹城 | 海拉尔 | 海拉尔 | 天长 | 莱芜 | 山南 | 金坛 | 灌南 | 湖南长沙 | 甘肃兰州 | 安岳 | 渭南 | 三河 | 泉州 | 新余 | 公主岭 | 自贡 | 临汾 | 库尔勒 | 泉州 | 马鞍山 | 泸州 | 山东青岛 | 长葛 | 邹平 | 台山 | 唐山 | 阿里 | 钦州 | 枣庄 | 大庆 | 北海 | 克孜勒苏 | 萍乡 | 徐州 | 黔东南 | 德阳 | 仁怀 | 双鸭山 | 九江 | 中山 | 通化 | 文昌 | 诸暨 | 宝鸡 | 商丘 | 北海 | 武威 | 北海 | 神木 | 广元 | 景德镇 | 雄安新区 | 四川成都 | 广西南宁 | 伊犁 | 临猗 | 任丘 | 韶关 | 三亚 | 琼海 | 南安 | 海西 | 海西 | 巴中 | 垦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