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ocaq"></menu>
  • <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nav id="wocaq"></nav>
    <xmp id="wocaq"><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menu id="wocaq"><strong id="wocaq"></strong></menu><xmp id="wocaq"><menu id="wocaq"></menu>
    <nav id="wocaq"></nav>
    用戶名   密碼        找回密碼  
     

    大紅棗兒

    發表時間:2015年10月24 作者:陳希瑞點擊:1285次 收藏此文

    大紅棗兒 
     
      二大娘是我的鄰居。 
      二大娘家有一棵高過墻頭的大棗樹,進入盛果期這些年,一到秋天,棗樹上密密麻麻,一嘟嚕一嘟嚕的棗子壓彎了枝頭。棗子個頭也不小,顏色各異,各有千秋,有的青綠,有的暗紅,有的半綠半紅,有的斑斑點點的紅,就像畫家隨意的潑墨寫意。如果放大開來看,簡直像一件件精美絕倫的景德鎮瓷器一樣,真的是要紅有紅,要綠有綠,讓人爽心悅目,嘆為觀止,感嘆造物主的神奇。 
      遺憾的是,面對如此勝景,年過八十的二大娘手搭涼棚,只能遠觀,不能近瞧,更不能親手采摘下一顆棗子來品嘗一番。 
      二大娘在二大爺去世之后,得過一場偏癱,險些要了她的命。治好以后,留下了偏癱后遺癥,那就是行走不便,每日只能靠著一張輪椅,步履蹣跚地門里門外活動一番。 
      村里人都知道,二大娘年紀輕、好家伙的時候,生性刁蠻,沒理占三分,三房兒媳沒一個敢招惹。即使三個兒子,一年到頭,除了例行公事拿錢拿糧,也絕少跟她來往。 
      老大壽高生性懦弱,對老娘百依百順。老娘喊頭痛,壽高就說,是不是感冒了,趕緊去抓藥。一見老娘飯吃得少,壽高肯定就會罵老婆,笨手笨腳連一頓飯都做不好。久而久之,二大娘就專撿這個軟柿子捏,稍不如意,張口就罵。耍起橫撒起潑來,敢躺在壽高的堂屋,一腳蹬翻了飯桌,打翻了飯碗。嚇得大兒媳只會掩面而泣。這兩年,小孫子小牛的兩樁婚事先后是鐵匠挑爐,散了伙,都認為跟二大娘不無關系。大孫子大牛早早分了家,平日里,大牛媳婦只跟嬸子秋菊來往。 
      老二德高有兒有女,看上去小日子過得不錯,誰知道他生就的一副花花腸子,見了女人就拉不動腿,跟鄰居小媳婦打得火熱。后來奸情敗露,撇下老婆秋菊和兩個兒女,兩人遠走高飛,從此杳無音訊。 
      老三福高自小慣壞了,生就一副匪脾氣。曾口出狂言,要不是有父母管著,老子早就成土匪了。這樣的家伙,哪個女人敢跟他?不用說是光棍一條。哎,也別說,魚找魚蝦找蝦,物以類聚,還真有一個外地娘們兒找上門兒來,成了他的壓寨夫人,成就了這一對半路夫妻…… 
      麗日晴空中,大紅棗兒炫耀在枝頭,吸引的鳥雀趕來啄上幾口,弄得四周的空氣都變得香甜起來。 
      “啪嗒”,一個棗兒滾落在地上,在二大娘的眼前停住。二大娘彎下腰,伸手去抓,一抓沒抓到,再抓還是沒抓到。二大娘便取過拐棍,一撥拉,棗兒就滾過來。 
      二大娘撿起棗兒,在手上擦擦,張口吹吹,才肯入口。其實,紅紅的棗兒上,什么也沒有,二大娘有潔癖。 
      二大娘有潔癖,在村里是出了名的。三房兒媳,哪家都有三兩個孩子,一個都不給看,自個兒倒是干凈了,大人孩子卻生疏得很,都離得遠遠的。二大娘說過,等著這些小雜種給我養老送終,我還不是早就埋進黃土堆里了? 
      小孫子小牛上小學時,剛學會了一個成語,叫“種瓜得瓜”,不懂啥意思,二大娘也不懂是啥意思,就回家問父親壽高。壽高瞅瞅二大娘,就說,等你長到你奶奶這么大的年紀,就知道是啥意思了。 
    棗兒在二大娘癟癟的嘴里,翻過來,滾過去,就是不肯碎身。既是不肯碎身,也不好囫圇吞棗。二大娘只好把棗兒取出來,看了看,嘆了口氣。 
      二大娘起身,推著小小的三輪車,蹣跚著回到屋里。從鍋灶后,取過石臼,把那顆棗兒放進去,錘碎,用羹匙挖進嘴。呵~~~,一股濃郁的香甜滋味頓時彌慢開來。 
      二大娘帶著一股滿意的神情,倚在炕頭,迷迷糊糊,似睡未睡。 
      “啪”、“啪”……隨著幾聲清脆的響聲,二大娘清醒過來。透過窗戶,只見一個瘦小的身影,手持一根長長的桿子,正在打棗。 
      二大娘看清了,那是小牛。 
      小牛提著滿滿一塑料袋棗子,扛著桿子,心滿意足地走了。 
      有天下午,二大娘正坐在太陽底下,瞇著眼打盹。秋菊跟大牛媳婦來了,見了二大娘,說聲“打個棗兒吃”,然后一個扶著,一個站在板凳上,一根桿子就在樹上啪啪打起來,棗兒隨即啪啦啪啦滾落一地。兩人很快撿滿了小簍子,嘻嘻哈哈,抬腳就走。 
      有天早晨,二大娘還沒起床,屋外傳來一陣啪啪的打棗聲。透過窗戶,尋聲望去,只見壓寨夫人踏著梯子,爬上墻頭,揮動竹竿,在用力打棗。福高在樹下,一顆顆撿起來,提著就走。 
      二大娘只覺得心頭空落落的,涼涼的。 
      …… 
      一天早晨,聽見有人敲門,我出去一看,原來是二大娘。只見她手里提著一些棗子,硬往我手里塞,邊塞邊急急說:“快拿著,這是我好不容易打下的棗兒,請你們嘗嘗!” 
      我連忙說:“這、這怎么好意思?” 
      “你這孩子,吃幾個棗兒,有啥不好意思!再不吃,恐怕就沒了!”二大娘邊走邊說,“進屋吧,進屋吧。唉唉,我一個孤老婆子,老了老了沒人喜啦。我養的是些啥?是一群狼啊!” 
      望著二大娘遠去的背影,一股難言的滋味兒涌上我心頭…… 
      (字數:1816) 
     

    (編輯:作家網)

    上一篇: 文凱文的碎碎念

    下一篇: 折騰

      總訪問量:92395  當前在線: 24302
    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ICP/IP備案號: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31號 郵編:100083 電話:010 6655 4693 傳真:010 6655 4693 主編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玉树 | 象山 | 铜陵 | 珠海 | 高雄 | 嘉善 | 朝阳 | 泰州 | 珠海 | 甘南 | 博罗 | 如皋 | 石狮 | 赵县 | 博尔塔拉 | 白银 | 濮阳 | 崇左 | 巴彦淖尔市 | 蚌埠 | 庆阳 | 海北 | 新乡 | 内江 | 广汉 | 攀枝花 | 衢州 | 黔南 | 天水 | 济宁 | 雅安 | 乐清 | 六盘水 | 宜昌 | 邹城 | 百色 | 海门 | 通辽 | 河北石家庄 | 曲靖 | 大兴安岭 | 百色 | 秦皇岛 | 鄂州 | 连云港 | 大连 | 曲靖 | 博罗 | 阿勒泰 | 安康 | 长治 | 自贡 | 阿拉尔 | 厦门 | 肇庆 | 临汾 | 晋中 | 新乡 | 义乌 | 沧州 | 博罗 | 江苏苏州 | 黔南 | 海东 | 柳州 | 泰安 | 泉州 | 三沙 | 咸宁 | 临沂 | 鹰潭 | 中卫 | 红河 | 平潭 | 肥城 | 偃师 | 梧州 | 吉林长春 | 大兴安岭 | 黑河 | 和田 | 济南 | 项城 | 邹城 | 丽江 | 安庆 | 新乡 | 山西太原 | 普洱 | 中卫 | 河北石家庄 | 安吉 | 阜新 | 邢台 | 塔城 | 济宁 | 上饶 | 南通 | 喀什 | 临汾 | 清徐 | 喀什 | 梧州 | 通化 | 宁德 | 金昌 | 邳州 | 邢台 | 攀枝花 | 山东青岛 | 鹤壁 | 如皋 | 陕西西安 | 沧州 | 惠东 | 灵宝 | 张家界 | 亳州 | 九江 | 靖江 | 赣州 | 秦皇岛 | 柳州 | 崇左 | 克拉玛依 | 凉山 | 东方 | 长治 | 永州 | 迁安市 | 石狮 | 盘锦 | 石河子 | 屯昌 | 东台 | 大庆 | 衡阳 | 通辽 | 正定 | 迁安市 | 图木舒克 | 和县 | 临汾 | 黑龙江哈尔滨 | 中卫 | 溧阳 | 和田 | 张家口 | 五家渠 | 靖江 | 咸宁 | 鹰潭 | 海东 | 巴彦淖尔市 | 内江 | 慈溪 | 临猗 | 南充 | 萍乡 | 运城 | 巴音郭楞 | 大兴安岭 | 沛县 | 毕节 | 通辽 | 牡丹江 | 日土 | 江西南昌 | 兴安盟 | 克孜勒苏 | 赵县 | 商洛 | 偃师 | 五家渠 | 呼伦贝尔 | 晋江 | 永康 | 阿拉尔 | 山东青岛 | 海拉尔 | 沛县 | 新乡 | 德宏 | 阜阳 | 四平 | 温岭 | 陵水 | 遵义 | 偃师 | 五指山 | 连云港 | 台南 | 红河 | 安岳 | 包头 | 琼中 | 烟台 | 柳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临沂 | 涿州 | 荆州 | 滕州 | 龙口 | 中卫 | 黄冈 | 中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