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ocaq"></menu>
  • <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nav id="wocaq"></nav>
    <xmp id="wocaq"><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menu id="wocaq"><strong id="wocaq"></strong></menu><xmp id="wocaq"><menu id="wocaq"></menu>
    <nav id="wocaq"></nav>
    用戶名   密碼        找回密碼  
     

    糞點子灰星子

    發表時間:2016年03月13 作者:蘇寶大點擊:882次 收藏此文

     

      在我十多歲的時候,有一件事件至今讓我終身難忘。

      

      那天我在鄰居家的廁所上方便時,被父親發覺到了。本是件很平常不過的小事,諸不知,等我解決了問題輕輕松松回到了家,卻被父親劈頭蓋腦狠狠訓斥了一頓:你個吃家飯,拉野屎的家伙。我聽后不能理解,辯解道:不就是上了趟別人家的廁所嗎?咋啦?父親反駁道:你知道五谷是怎么長出來的嗎?我說,知道,靠太陽水分和泥土呀。父親惱火了。沒肥料能長出個屁莊稼來嗎?看把你字都白白地識到頭腦里去了!你沒學過“莊稼一枝花,全靠肥當家”嗎?莊稼能在地里長出果實來,全靠的是“糞點子、灰星子”。你倒好,把肥料拉到別人家的廁所里去了。

      

      父親為了懲罰我那天的“吃家飯、拉野屎”的滔天罪行,讓我晚上放學歸來,必須得拾滿一畚箕的雞糞、狗糞來作為我補償自己流失到別人家廁所里的肥料。我哪兒能拾到那么多的雞糞狗糞去。我倒是偷偷跨進到別人家的豬圈里,快速地扒了大半畚箕的豬糞,然后再到村莊的巷子里拾些雞屎狗糞覆蓋在豬糞上面,才算是蒙混過關交了差。那一次是我有生以來,被父親訓斥得最委屈也是最難忘的一次。但打那以后,我才知道了父親把肥料當成了寶貝一樣來看待。

      

      小時候目睹過生產隊里的會記和幾位身強力壯的社員們常常抗著個長長的大秤,到我們家的豬圈里來,一條一條將我們家飼養的每頭大肥豬逐一過秤,然后會計會把豬的數量、斤兩一一記到賬本上去。稱得我家的每頭肥豬“哇哇”直叫。再在我家的肥豬屁股上狠狠地摔上幾巴掌,大聲喝道:殺了吃,滾蛋去!豬逃之夭夭躲到了墻的一角。然后夸我父親,豬長得肥呀大呀什么的,就往下家去了。

      

      那時候我就不能明白,豬是我家養的,他們常常來稱我家的豬到底干嘛。后來,母親告訴了我。稱豬的目的,就是誰家的豬養得越多、越重,年底誰家的工分和分紅將會得到的越多。母親又解釋,豬雖然是自家養的,但糞坑里的豬糞必須得留給集體。到了規定的時間,生產隊會派勞力統一去每家每戶將豬糞挑到集體的莊稼地里澆灌。誰家要是偷了糞坑里的肥料來澆灌到自家門前屋后的自留地上,逮著是要罰款并扣工分的。我也見過幾次父親在夜里偷偷挑過幾擔自家糞坑里的豬糞澆到瘦弱的自留地上來澆菜、澆瓜。

      

      但每年也會有那么的幾天時間自家糞坑里的豬糞是有自主權的。那幾天,父親總是不停地將每頭的豬喂得特別的飽,讓豬們不停地吃,不停地拉屎。為的就是在這段有限的時間內,能積聚更多一點自家用的肥料。

      

      后來父親不知道聽誰說的,城里人家家把廁所建在了家里,方便了后,就被自來水沖進了下水道,流進了河里。父親聽后覺得城里人這樣做不可思議。后來,父親去了趟揚州城里我妹妹的家。住了幾天后他才發現是真的。城里人方便后,摁一摁坐便器上面的按鈕,只聽見一陣“嘩啦啦”的水流聲,就被卷走了。父親蹲在我妹妹家的坐便器旁,左看看、右看看,研究了老半天,他發現自己方便了后,手在上面輕輕一摁,瞬間就沒了。回來后,告訴了村里的老人們,覺得城里的人把好好的肥料都浪費了,挺可惜的。并說,城里人只曉得將白花花的米飯捧在手上吃,卻不知道莊稼是怎么長出來的。

      

      以前,我倒常見到村子上的農人們樂呵呵地挑著副糞擔,精神抖擻地甩動著胳膊,那肩膀上的扁擔發出有節奏的“嘎吱、嘎吱”的聲響,他們在田埂上歡樂地奔跑著。他們看著被自己澆灌得綠油油的莊稼,到了收獲時,顆粒飽滿,產量豐收,臉上都樂開了花。

      

      如今,父親去世多年了,他做夢萬萬也不會想得到,隨著農村近幾年物質經濟的飛速發展,人們的生活居住條件得到了大力的改善。鄉下人家現在早不再養豬了,豬圈一天一天的在少,廁所也被拆了。在砌新房時,家家建起了衛生間化糞池,本是件無可置疑的好事。但糞便都進了化糞池,進了下水道,流淌到了河里去了。既污染了環境也把上好的農家肥料給白白地浪費掉了。

      

      可這幾年,村上的盧炳監和葛玉懷倆位老人卻閑不住了,他們都七十多了,卻各自力所能及地種著他們的一畝二分地,便主動擔當起村里的保潔員。他們最看不慣的是,如今的人們把肥料都白白地用自來水沖到了河里去了。他們倆老人現在只要看到哪家的化糞池要滿了,準會主動揭開池子上那個笨重的水泥蓋子,將糞水一桶一桶挑到自家的責任田里去。據他們倆位老人說,他們種的莊稼多年就沒有施過一兩的化肥。但他們種出來的蔬菜打出來的糧食,又是誰家也比不了的。他們的莊稼遠遠地望去,綠油油的肥嫩有力。由于我家早就不種莊稼了,每年我準會到他們倆位老人的家中買上幾百斤的新稻子,然后拿到村里的小米廠輾出來的大米再煮出來的米飯,盛在碗里顆顆米粒通體透亮得噴香。而煮出來的米粥,上面均有一層厚厚的米油,看了準會讓人增加食欲。

      

      


    (編輯:作家網)

    上一篇: 懷念土灶

    下一篇: 春日長島行

      總訪問量:92395  當前在線: 24302
    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ICP/IP備案號: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31號 郵編:100083 電話:010 6655 4693 傳真:010 6655 4693 主編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台湾台湾 | 茂名 | 汕尾 | 仁寿 | 邹城 | 邹城 | 文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诸城 | 锡林郭勒 | 攀枝花 | 四川成都 | 防城港 | 锡林郭勒 | 阜阳 | 江门 | 果洛 | 榆林 | 三亚 | 绵阳 | 黔南 | 松原 | 黑河 | 黑龙江哈尔滨 | 新泰 | 九江 | 昭通 | 运城 | 曲靖 | 禹州 | 韶关 | 安庆 | 汝州 | 大理 | 三沙 | 和县 | 平凉 | 泸州 | 林芝 | 吉安 | 安庆 | 塔城 | 阳江 | 廊坊 | 楚雄 | 柳州 | 任丘 | 简阳 | 改则 | 曲靖 | 鸡西 | 毕节 | 鹤壁 | 仁怀 | 霍邱 | 天水 | 改则 | 齐齐哈尔 | 张家口 | 和田 | 莱州 | 襄阳 | 襄阳 | 台山 | 莒县 | 舟山 | 长治 | 镇江 | 石狮 | 香港香港 | 湖州 | 益阳 | 茂名 | 莆田 | 日喀则 | 建湖 | 广西南宁 | 包头 | 大庆 | 来宾 | 五家渠 | 泰安 | 济南 | 金坛 | 海安 | 遵义 | 吴忠 | 偃师 | 南京 | 桐乡 | 辽宁沈阳 | 海拉尔 | 新泰 | 公主岭 | 文昌 | 济宁 | 榆林 | 荣成 | 芜湖 | 东阳 | 澳门澳门 | 灌云 | 滕州 | 定安 | 荣成 | 汝州 | 台中 | 舟山 | 五指山 | 山东青岛 | 文山 | 灵宝 | 沧州 | 沛县 | 平凉 | 辽阳 | 图木舒克 | 昆山 | 阿拉尔 | 燕郊 | 石嘴山 | 濮阳 | 万宁 | 榆林 | 肥城 | 乐平 | 凉山 | 辽宁沈阳 | 黄石 | 西双版纳 | 吉林长春 | 汉中 | 汝州 | 上饶 | 吴忠 | 广西南宁 | 嘉善 | 马鞍山 | 枣阳 | 灌云 | 云南昆明 | 曲靖 | 桐乡 | 盘锦 | 广州 | 辽阳 | 荆门 | 清徐 | 和田 | 恩施 | 阜阳 | 曲靖 | 济南 | 儋州 | 吴忠 | 常德 | 兴安盟 | 阿拉善盟 | 锡林郭勒 | 海丰 | 攀枝花 | 定州 | 溧阳 | 长垣 | 库尔勒 | 柳州 | 定州 | 松原 | 玉树 | 定州 | 吉安 | 兴安盟 | 馆陶 | 郴州 | 湛江 | 果洛 | 神木 | 项城 | 泸州 | 广饶 | 黔西南 | 阜阳 | 灵宝 | 海西 | 天水 | 招远 | 龙口 | 南京 | 延安 | 南京 | 阿拉善盟 | 兴化 | 渭南 | 黄石 | 新疆乌鲁木齐 | 景德镇 | 武安 | 广饶 | 娄底 | 淮安 | 新余 | 慈溪 | 宝鸡 | 晋城 | 临沂 | 安顺 | 安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