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ocaq"></menu>
  • <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nav id="wocaq"></nav>
    <xmp id="wocaq"><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menu id="wocaq"><strong id="wocaq"></strong></menu><xmp id="wocaq"><menu id="wocaq"></menu>
    <nav id="wocaq"></nav>
    用戶名   密碼        找回密碼  
     

    老家的這條街

    發表時間:2016年10月08 作者:洪大軍點擊:1382次 收藏此文

    雖著年齡的增長,也不知怎么回事,在老家見到什么都在追尋一種記憶,但有時很難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像這條老街,現在已經被人遺忘,其實在我兒時這條街實在的繁華,每天清晨人來人往。空竹籃子進來,多少帶點綠色食品回家,

    這條街曾經也是十字街,東西短而狹窄,是名副其實的過道,最重要的是南北方向,是老家洪巷最真實的老街。老街在我記憶中從南為劉香滿家開始經過我爺爺家,北直到我本家洪義高家等,總之這條街姓洪的居多,即使不是姓洪的也沾親帶故,其實菜市那段并不長,最重要就在知青商店與醫院之間,

    小時候我有時趁著清晨的嬉鬧也到這條街玩玩,街上不同季節有不同的新鮮菜,但魚是四季最豐富的,我最喜歡看那在盆里的活魚,有鯰魚,鯉魚,鯽魚,草魚,黃鱔,泥鰍,大小蝦,而鮭魚稀少,有時也有老鱉,雖然無錢購買它們,但當時的我聞到那腥味,看看那晶瑩剔透可愛的魚眼就足夠了,豆制品也較多,有好幾家制作,印象較深的是那豆腐渣,便宜,口感要咸還可以。

    老街里最偉大的人就是醫院里那位醫生,姓許,老家是昆山的,我記憶已模糊,他和藹可親,較高不胖,年輕時肯定很英俊。他的妻子也很美麗,是他唯一的助手,醫院就是他們的家。許醫生整天脖子上掛著聽診器,水平很高,他救死扶傷,記得我小時候有一段時間老是肚子疼,面黃肌瘦,有一天肚子疼痛的十分厲害,父親帶我去他那,他微笑地看著我,了解了一些情況,用手在我的肚子上按一按,開了一點藥叫我回家吃掉即可,第二天我拉下幾條蛔蟲,活蹦亂跳的,嚇死我了,過后我身體便結實起來,心中十分敬仰他,他為洪巷人的健康作出了巨大貢獻,我想洪巷人民都應感謝他,

    老街里最亮眼的是知青商店,那是社會發展的必然,小時候有一天父親帶我去購買化肥,我第一次來到了那知青商店,讓我感到吃驚。父親告訴我商店里日用品、農用品都有。眼前一亮的不是那些百貨,而是那些知青,女的真的好美,男的好帥,都是高挑的,穿著時髦而干凈讓我一看就是城里人,后來,聽到了很多關于她們的愛情故事……再后來不知什么時候知青商店也消失了,聽說他們都回城了。

    老街早點一直讓我留念,最憶就是那小餅,其次就是油炸鍋巴,油炸糍粑及油炸豌豆等。

    油炸鍋巴與糍粑原料都是糯米,厚度約2-5毫米,糍粑是長方形,鍋巴多為三角形,咸味剛好,尤其那油炸鍋巴香脆可口,油黃油黃的,吃了還想吃,油炸豌豆也很好,作料主要是老豌豆,在鐵槽子里用面粉粘著堆積而成,圓形,弄好后將鐵槽子放進油炸一會,圓形豌豆便脫落到油鍋里,炸好的也油黃油黃的,豌豆十分脆酥,好吃極了,這些都是江庭玉母親的佳作……后來老人離開了人間,油炸豌豆我再也沒有吃到過,而油炸鍋巴與糍粑雖然還存在但再也找不到以前的成色與味道。

    說起小餅,每個洪巷人都對它情有獨鐘,留念往返,它的原料是洪巷本地大米,大米磨成粉,加水弄熟后包著心,為圓形扁平狀,排在大鐵鍋里,先澆水,后加菜籽油,成品后的小餅上面黃白,底部成殼油黃油黃,擲桌有聲,吃起來姜香飄逸,脆口喜人,咸味十足,嚼著回味無窮,季節的不同它的包心也不同,有用腌雪菜加生姜,有用腌豆角加生姜,有用白豆干加生姜的。咸雪菜及咸豆角的要脆的,時間長爛而軟做的小餅味道就不好,這次回家吃到了與原來一樣的小餅,真的回味無窮,我本家叔叔看我去買,他將小餅炕得底殼實在到位,油黃油黃,脆酥脆酥的,是白豆干加生姜的心,一下將我帶到兒時,記得小時候只有家里來客人,家父才去購買一些小餅,有時還沒有孩子的份,遠離老家的我經常想起那時的小餅,但無法描述它的美它的味,這次就嘗到了。洪巷小餅真的還是那么好吃,離開洪巷你就嘗不到它,上次回家我清晨6點30分去買沒有買到,說是在外工作回老家的人開車來全部買走了,小餅已經是每個洪巷人回家思鄉的象征,嘗嘗它是一種回憶,一種思鄉,一種懷舊,幸運的是現在還存有兩家在制作。其中的一家還在老街的西街上。

    老家的這條街里那些承載歷史的建筑群已消失殆盡,實在讓我難過,僅剩下幾家青磚小彎瓦的老房子,看見它才知古色古香,才感覺老街還存在,才知道回憶老街印象,回憶童年走過老街的歡樂,這幾家老古董里應該有一四合院,就是我姑奶奶家,我記起來了就是第三家。記憶中小時候我母親帶我來過姑奶奶家好幾次,記得我第一次邁進四合院時,母親很快就找不著我,四合院里的木柱很粗,足以承載幾百年,那時才知道了四合院里的客廳是高貴的,廂房是溫馨的,天井是神奇的,天井下還有青石板徹的水池子,池子里的水是無比的清澈,聽母親說過去大戶人家才有的,后來姑奶奶去世后,這四合院有倆戶在居住,我的婊舅及本房洪方安家居住,我至今弄不清是什么回事?后來天井及其下面的青石板水池子也消失了,老街僅存的四合院也已破壞了,現在浮在眼前的是它的軀殼,門都鎖著不能進入看看,人走鏤空,只有墻角下的小花在靜靜地開著,

    印象最深的老街以前是鋪著青石板的,知青商店與醫院之間開闊的街是多塊鋪設的,其余的為單個鋪設的,整齊而光滑。說起這青石板,在我記憶中夏天燙過我的小腳,我走在上面時已經很光滑了,已經承載了多少代人足跡了,我想剛開始鋪設的為了防止打滑都有橫輪的,走多了就光滑了,下雨時我最喜歡走在它上面,因為干凈而清澈,現在我才知道這些青石板是石炭系-三疊系厚層石灰巖經石匠加工而成的,兒時走在老街青石板上有種幽深的印象,心想走不完最好,現在青石板早已消失了,被石子及水泥澆灌沒有了呼吸,我也封閉了自己的記憶,只有在美麗的景區里在茂林修竹之間踏上青石板路時才憶起老家這條街曾經有過美麗而真實的青石板路……

    寫到這我又想起劉鴻伏老師的《父老鄉親哪里去了》,無可奈何的鄉愁涌上心頭。

    2016年10月6日與故鄉無為縣洪巷

    (編輯:作家網)
      總訪問量:88218  當前在線: 20125
    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ICP/IP備案號: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31號 郵編:100083 電話:010 6655 4693 傳真:010 6655 4693 主編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长治 | 昌吉 | 平凉 | 大同 | 泰州 | 石狮 | 丹阳 | 甘南 | 邵阳 | 那曲 | 渭南 | 南京 | 十堰 | 延边 | 眉山 | 乐山 | 林芝 | 日照 | 怀化 | 株洲 | 海北 | 汕尾 | 宁波 | 黄石 | 新疆乌鲁木齐 | 泸州 | 梅州 | 孝感 | 菏泽 | 永新 | 吉林 | 吐鲁番 | 潜江 | 潮州 | 资阳 | 九江 | 六安 | 钦州 | 大庆 | 赵县 | 兴安盟 | 新乡 | 新沂 | 神农架 | 益阳 | 黔东南 | 汉川 | 山西太原 | 怀化 | 新泰 | 兴安盟 | 桐城 | 许昌 | 张家界 | 张北 | 庄河 | 阿勒泰 | 许昌 | 朔州 | 海西 | 陇南 | 铜陵 | 博罗 | 德州 | 任丘 | 三河 | 菏泽 | 锡林郭勒 | 莆田 | 凉山 | 吉林 | 咸阳 | 宜都 | 巴彦淖尔市 | 日喀则 | 安吉 | 威海 | 如东 | 张家口 | 孝感 | 长垣 | 平潭 | 安岳 | 兴安盟 | 眉山 | 娄底 | 镇江 | 垦利 | 厦门 | 吕梁 | 安康 | 新疆乌鲁木齐 | 庄河 | 台北 | 澳门澳门 | 茂名 | 临沧 | 中卫 | 东台 | 正定 | 安康 | 西藏拉萨 | 绵阳 | 阿坝 | 鄂尔多斯 | 龙口 | 克孜勒苏 | 昆山 | 台南 | 泗阳 | 常州 | 湘潭 | 鹤壁 | 垦利 | 宿州 | 天门 | 保定 | 甘南 | 浙江杭州 | 中卫 | 滁州 | 琼中 | 神木 | 红河 | 琼中 | 保亭 | 佳木斯 | 梧州 | 台州 | 阿里 | 东莞 | 仁怀 | 绍兴 | 云南昆明 | 襄阳 | 信阳 | 双鸭山 | 燕郊 | 宁国 | 安徽合肥 | 阳春 | 济宁 | 丹东 | 朝阳 | 黄冈 | 靖江 | 马鞍山 | 三沙 | 迁安市 | 扬州 | 柳州 | 德州 | 德宏 | 楚雄 | 包头 | 湘西 | 宜昌 | 梅州 | 单县 | 桐城 | 阿拉尔 | 遵义 | 莒县 | 泗洪 | 平顶山 | 河池 | 菏泽 | 滁州 | 廊坊 | 陵水 | 南通 | 中卫 | 萍乡 | 琼中 | 鹤岗 | 包头 | 资阳 | 贵州贵阳 | 晋中 | 任丘 | 娄底 | 宜昌 | 德宏 | 肥城 | 杞县 | 盘锦 | 苍南 | 宜宾 | 池州 | 和田 | 安康 | 信阳 | 定安 | 怀化 | 海拉尔 | 遵义 | 渭南 | 朔州 | 南京 | 丽水 | 莱州 | 宁波 | 邯郸 | 荣成 | 滕州 | 海拉尔 | 安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