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ocaq"></menu>
  • <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nav id="wocaq"></nav>
    <xmp id="wocaq"><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menu id="wocaq"><strong id="wocaq"></strong></menu><xmp id="wocaq"><menu id="wocaq"></menu>
    <nav id="wocaq"></nav>
    用戶名   密碼        找回密碼  
     

    從“興化國土文學現象”看城鄉表達的現實與未來

    發表時間:2016年10月18 作者:王彥點擊:1259次 收藏此文

     

    如今,我國城鎮化率已過半,從外在形態看,城鄉差距越來越小,但城鄉居民的精神層面又經歷了怎樣的蛻變?文學將如何對里下河這一地理空間的建構發生影響?10月14、15日,在江蘇泰州召開了以“城鄉表達的現實與未來”為主題的第四屆里下河文學流派研討會,來自全國各地的學者專家一起探討了這個問題。

    里下河文學流派沿襲了汪曾祺代表的詩化浪漫鄉土傳統,同時又生發出實驗性、先鋒性等多元風格,更難得的是,它體現出一種均衡、持續的生長性,一是各個文學品類齊頭并進,二是作家代際間不斷傳承創新,三是除了有汪曾祺、曹文軒、畢飛宇等大大小小的“高峰”,更有一片遼闊的“高原”,僅是里下河腹地興化,就活躍著一批創作大軍,他們不是專職作家,而是把寫作當成一種“日常”,這是里下河文學流派區別于其他文學群體的一個重要標志。但目前對這些草根作者的研究還較少。本文以“興化國土文學現象”為切入口,談談國土作者筆下的里下河。

    興化自古文風昌盛,前有施耐庵、鄭板橋、劉熙載,今有劉仁前、畢飛宇、龐余亮、王干等一批知名作家、批評家。這里的國土人,也汲取水土靈秀,涌現出楊玉貴、徐興旗、華玉紅、成鳳嵐、陸宏明、周春山、周劍杰等一批文學守望者。這些名字也許還不夠響亮,但每一個的創作都足夠真誠。這些年,他們在國土報、國土作協、江蘇作協及泰州文聯的大力支持下,不斷成長、進步著。

    興化國土人的創作更“接地氣”。他們大多出生于鄉村,工作后即使進了城,也因工作需要,視線和腳步從未離開過這片土地。從作品內容看,多涉及鄉村的土地、河流、老屋等,體現出“回望家園”的精神特質。如昌榮國土資源所楊玉貴的詩歌直接以《給土地寫首詩》《在土地上銘文》《蘇北里下河》《裸土》《我是農民》等入題。楊玉貴是中國國土資源作協會員,也是中國詩歌學會會員,中國散文家協會會員,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先后出版詩集《生活的路上》《聆聽土地》,散文集《在自己的夢中行走》,詩歌也被收入今年出版的《里下河文學流派作家叢書(詩歌卷)》。興化市國土局徐興旗的散文熱衷于寫節氣、農具等,如《草杈在鄉村游走》《一只笆斗能扛多久》《小滿》《雨水》等,擅以微小之物下筆,用細膩的感情和文字勾勒出淡淡鄉愁,正如他在《帶著老屋進城》中所言:“村子遠遠地在后退,黑狗急速地穿行村巷中,朝我奔來,老屋隱在村子里蹲著,而我的農具,我成家時栽下的那棵老楝樹,它們留在了村里,留在了老屋。我不能帶走它們,正如它們不能將我挽留。”

    這些國土作者,是里下河文學的深情守望者。對他們來說,寫作不是飯碗,不是任務,而是來自內心的需要,選擇的文體也多以小巧的散文、詩歌為主,因為少了一份功利心,為文也更灑脫、淡然。興化市國土局的華玉紅是這方面代表。她以女性的視角悠然記錄著工作和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不刻意,也不過分用力,《心靈的村莊》《采薺菜去》《秋蟲難覓》等文章如里下河的水一般,不洶涌,也不浩大,但寧靜、舒緩、溫潤。今年,作為興化“荷花池”女性文叢之一,出版了她的散文集《閑品咖啡漫生花》。

    “興化國土文學”之所以成為一種現象,還在于濃厚的地方文化氛圍,在于國土文學土壤的日益豐沃。早在7年前,興化市國土局就出臺了報刊用稿獎勵辦法,規定國土題材的文藝稿件與新聞通訊一樣獎勵,雖然其間領導換了幾屆,但這項制度一直延續了下來。崇文尚雅,已經像空氣一樣,滲透到國土行業,滲透到每個個體,成為一種文化基因,代代承襲。這是國土文學,也是里下河文學寶貴的資源。

    說到城鄉文學表達,里下河文學流派作出了積極探索,畢飛宇從《平原》寫到《推拿》,劉仁前的“香河三部曲”,他們的視線從鄉土中國,進一步轉向當下的城鎮化進程,試圖用文字彌合城鄉之間的割裂,并走向新的融合。在這方面,國土作家也大有可為。與一些長期逃離鄉村的作家相比,他們恰恰在“在鄉”與“離鄉”之間保持了合適的現實經驗、審美距離,同時還多了一個國土管理的專業視角,因此,書寫也更有可能深入城鄉巨變的內在肌理,改變一些作者對鄉村的“情感綁架”和嚴重誤讀,如春節期間的一些返鄉筆記。

    因工作的緣故,國土作家幾乎每天都在和鄉村、和城市打交道,他們每天都在直面人們的喜樂、困惑和苦惱,也在直接參與著那些深刻的變革,如新出現的不動產統一登記,農村土地制度三項改革……說到底,中國歷來的改革,都與土地密切相關,而作為這場改革的參與者、推動者,也是見證者、書寫者,國土作者除了回望、守望,更可以從“展望”上著力,從既是農民又是土地管理者,同時又是作家的獨特身份和視角,表達人與土地、與時代、社會的種種關系,不僅展現社會轉型期城鄉生活的“常”與“變”,還應指向社會倫理、生存狀態等深層文化哲學命題;不僅展示蛻變中人們經歷的陣痛,還要傳達其中釋放出的人性光輝與拯救,表達質樸生活中悠然生出的韌性與詩性。

    羅素說,生命是一條河,它發源于遠處,蜿蜒于大地。里下河不只有一條河,每一個默默為之歌唱的大地之子,都是一朵動人的浪花。

    (編輯:作家網)
      總訪問量:88048  當前在線: 19955
    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ICP/IP備案號: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31號 郵編:100083 電話:010 6655 4693 傳真:010 6655 4693 主編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新乡 | 杞县 | 池州 | 永康 | 滕州 | 赤峰 | 涿州 | 邹城 | 黄石 | 广饶 | 中山 | 滁州 | 哈密 | 燕郊 | 鹰潭 | 贺州 | 宣城 | 张掖 | 常州 | 蓬莱 | 瓦房店 | 承德 | 青海西宁 | 诸城 | 阿克苏 | 三明 | 牡丹江 | 诸城 | 福建福州 | 吴忠 | 湛江 | 崇左 | 台南 | 亳州 | 澳门澳门 | 万宁 | 大丰 | 六安 | 明港 | 大连 | 台山 | 大兴安岭 | 澳门澳门 | 乐平 | 三明 | 赣州 | 义乌 | 和田 | 枣庄 | 汉川 | 晋城 | 中卫 | 鸡西 | 枣庄 | 眉山 | 琼中 | 安岳 | 营口 | 云浮 | 朝阳 | 宜昌 | 定州 | 淄博 | 承德 | 宜昌 | 湖北武汉 | 吉安 | 广饶 | 博尔塔拉 | 邢台 | 定安 | 琼中 | 雄安新区 | 库尔勒 | 苍南 | 毕节 | 恩施 | 商洛 | 宜春 | 图木舒克 | 随州 | 内江 | 保定 | 茂名 | 滕州 | 濮阳 | 日土 | 枣阳 | 泸州 | 喀什 | 宜都 | 乌兰察布 | 宜宾 | 杞县 | 聊城 | 廊坊 | 东莞 | 四川成都 | 明港 | 新余 | 嘉兴 | 黑河 | 南阳 | 双鸭山 | 伊犁 | 济宁 | 宿迁 | 黄冈 | 南平 | 丹东 | 汉川 | 东海 | 莱芜 | 河源 | 甘南 | 昌吉 | 惠东 | 鄂州 | 泗阳 | 永新 | 阿拉尔 | 韶关 | 台山 | 呼伦贝尔 | 简阳 | 曲靖 | 淮南 | 黄山 | 大同 | 宁国 | 吴忠 | 泸州 | 黑河 | 亳州 | 白城 | 龙口 | 瑞安 | 济宁 | 鸡西 | 南京 | 荆门 | 日喀则 | 瓦房店 | 苍南 | 保定 | 莱芜 | 仁怀 | 天长 | 河北石家庄 | 衡阳 | 株洲 | 塔城 | 丹阳 | 漳州 | 山西太原 | 吉林 | 佛山 | 淮北 | 双鸭山 | 焦作 | 来宾 | 广元 | 天门 | 鹰潭 | 扬中 | 张掖 | 霍邱 | 鄂州 | 吴忠 | 宜昌 | 靖江 | 馆陶 | 宜宾 | 塔城 | 招远 | 高密 | 吉林长春 | 阜新 | 通化 | 塔城 | 基隆 | 宜春 | 招远 | 永州 | 灌云 | 焦作 | 渭南 | 牡丹江 | 延边 | 博尔塔拉 | 伊犁 | 江苏苏州 | 榆林 | 宿州 | 广元 | 顺德 | 仁怀 | 湖北武汉 | 张北 | 株洲 | 抚顺 | 泰兴 | 宝鸡 | 盘锦 | 广安 | 昌吉 | 儋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