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ocaq"></menu>
  • <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nav id="wocaq"></nav>
    <xmp id="wocaq"><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menu id="wocaq"><strong id="wocaq"></strong></menu><xmp id="wocaq"><menu id="wocaq"></menu>
    <nav id="wocaq"></nav>
    用戶名   密碼        找回密碼  
     

    堂妹

    發表時間:2016年11月04 作者:楊紅君點擊:2134次 收藏此文

      那年臘月三十,二嬸吊高嗓子在村里喊堂妹回家吃年飯,可二嬸從村東頭喊到西頭,從村南喊到村北,喊破嗓子,仍不見堂妹的影子。當太陽快落山的時候,有人告訴二嬸:今天一早,堂妹跟隨一個中年男子一起搭拖拉機往縣城方向去了。

      二嬸家孩子多,勞力少,每年繳繳公糧,已所剩無幾,家里的糧食總是不夠吃,每年都得吃上幾個月的救濟糧,她們一家的生活過得十分艱難,盡管二嬸每天起早摸黑地辛勤勞動,仍然無法讓堂妹們吃飽穿暖。

      窮人家的孩子飯量大,長得也快,堂妹是家里的老大,遭受的苦難自然超過了弟妹。那時,當城里同齡的孩子們還躺在娘的懷里撒嬌的時候,堂妹就已獨自呆在家里照看年幼的弟妹;當城里的孩子們挎著書包興高采烈地奔向學校的時候,堂妹卻只能呆在家里和父母一起干農活。堂妹長到八歲,二嬸才狠狠心把她送進了小學。

      在學校,堂妹是班上年齡最大的學生,由于過早地承擔了成年人的勞動,家里生活條件又差,使得堂妹經常沒精打采,體弱多病,屬于典型的營養不良的那一類。課堂上,堂妹時常走神,甚至心不在焉,每逢老師提問,總是一問三不知,不時引來同學們的訕笑,有時課余,趁老師不在場,那些愚昧無知的娃們竟跟在堂妹身后起哄,拿她取樂。老師的叱責,同學們的嘲弄,這一切的難言之苦,堂妹都獨自默默地承受著。久而久之,堂妹每天的出沒仿佛就像一抹輕煙,帶著淡淡的憂郁,匆匆地來,又匆匆地去。到了小學六年級,堂妹已被無情地勒令留過兩次級,已長成了十五歲的大姑娘了。那時,雖然我同情堂妹,但除了在心里祝福她,也不能為她做什么。

      不久后,我便離開了封閉的大山,告別了那所破廟般的山村小學,到城里上中學去了。那時,堂妹也渴望像我一樣,有朝一日,有機會走向山外面的世界。但是,堂妹的功課實在太差了,加之堂妹過早地顯露出成熟女子的韻致,雖然身在小山村,但難免讓別人在她身上恣意生出許多話題,特別是在學校操場上列隊跑步時,堂妹那微微顫動的胸部,常被那些男生們當作開心的話題來議論。在學校很難呆下去,小學還未畢業,堂妹便輟學了。

      那時候,正趕上農村包產到戶,二嬸家分到了兩頭黃牛,家里勞動力又少,堂妹便當起了家里的放牛倌。

      有一年夏天,正是多雨的季節,路陡山滑,二嬸家的一頭牛犢子因失足跌到山谷里摔死了。一頭牛可頂得上家里的一個勞動力,摔死了那還了得,堂妹又急又怕,二嬸更是氣急敗壞:“你呀!連幾頭牛都管不好,真是白吃米飯,干脆去見閻王算啰!”從那以后,堂妹整天都是悶悶不樂,仿佛變了個人似的。

      堂妹離家出走那年剛好十八歲,她是被到村里來做買賣的小商販拐走的。那小商販是位安徽人,都快四十歲了,還沒娶上媳婦,他走村竄寨,在我們村已經呆了好久,一直想打堂妹的主意,可是二嬸堅決反對他與堂妹來往,在我的記憶中,二嬸從來就沒給過他好臉色。

      堂妹離家出走后,二嬸沒心情過年,便三番五次到縣城尋找堂妹的下落,但終究沒看到堂妹的蹤影,便只好作罷了。我也以為,我這一生,恐怕再也見不到我那誠實善良的堂妹了。

      后來,我終于離開了那一座座重重疊疊的大山,離開了那個生我養我的村莊,告別了那所破廟般的山村小學,到城里上了中學,隨后又到春城上了大學。記得十八年前,就在我快臨近大學畢業前夕的一天下午,因閑著沒事,便獨自到西南商品批發市場去閑逛,殊不知在那里,我竟然與失散了多年的堂妹不期而遇了,這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世上竟然會有如此巧合的安排。當我與堂妹相遇時,我不禁一怔,頓時睜大了雙眼,驚詫地仔細端詳著站在我面前的這位堂妹,她穿一條緊身紅橫紋白底色的短襯衫,一條牛仔短裙,還抹了口紅,眼睛水汪汪的,眼眶旁呈現出兩個淡淡的黛圈,從前黧黑的臉龐白嫩了許多,她的身體比離家出走前更加豐滿誘人了。看到我大惑不解的樣子,堂妹便坦誠地向我講述了她的流浪史……

      堂妹告訴我,她原來打算與那個安徽小商販,私奔一起去安徽過日子,可是跟到了火車站就與他走散了,她就沿著長長的街道,夾雜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漫無目的的從街頭走到街尾,從街尾走到街頭。最后竟來到了這家商店門口,她愣頭往前一站,便走出一個男人,問她想不想來他這里干活,每個月600塊錢,管吃管住,她一聽便爽朗地答應了。停了一會兒,堂妹紅著臉告訴我:老板的兒子和我好上了,他待我很好,還發誓要待我好一輩子,跟我成家,我父親病重期間,他曾慷慨的救濟過、幫助過我們……看著堂妹一副爽朗的樣子,我沉吟不語,不知怎么的,我對堂妹憧憬著的美好生活總是擔憂,但也只得在心里默默地祝福她。我告訴堂妹,我現在已考到省城上了大學,馬上就要畢業了,堂妹聽了,心里是又羨慕又高興。

      這幾年,由于工作原因,我一直在外面東奔西走,很少在聽到有關堂妹的消息,今年清明節期間,我回到了那個生我養我、闊別了四十多年的小山村,去為母親掃墓,祭拜母親的在天之靈。在老家,我又見到了二嬸,見到了許多我童年時的朋友,由于操勞過度,此時的二嬸兩鬢已經布滿了縷縷華發,但氣色和精神很好,家里也蓋了一幢嶄新的磚木結構的小洋樓,家俱電器等設施設備一應俱全,堂妹一家也早已擺脫了貧困,過上了小康生活,小日子和城里人已經完全不分上下了,二嬸自豪的告訴我:你堂妹已經結婚成家,在昆明安家落戶了,小孩都已經八歲了,現在已經在昆明買了房、買了車、戶口也早已遷到了昆明,而堂妹也成為了令村里人羨慕的,名副其實的“昆明人”。而我童年時的那些朋友,大多數都早已成家立業了,有的成了村里的致富帶頭人,有的成了村里的“土豪”,有的則外出打工去了。村里人告訴我:堂妹每次回家探親,都是開著私家轎車,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風光得很,令村里家家戶戶都是刮目相看,大家都說,堂妹家不知是那世燒的高香,修來的福?

      的確,生活對于每個人來說都是不容易的,特別是對于像堂妹這樣既沒有多少文化,又身無一技之長,遠離家鄉和親人的女孩而言,那就更不容易了。然而,這個憑著自身的努力出來闖蕩生活的外來妹,卻在省城這座繁華的城市中,在自己生命的旅程中,找到了屬于自己生活的依靠,并站住了腳跟,融入了這個本來并不屬于她的城市。這在外人看來也許顯得十分簡單,可對于堂妹來說,她每向前跨出一步,都要承受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


    (編輯:作家網)

    上一篇: 聰明的新娘(外一篇)

    下一篇: 父親

      總訪問量:89341  當前在線: 21248
    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ICP/IP備案號: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31號 郵編:100083 電話:010 6655 4693 傳真:010 6655 4693 主編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漳州 | 宜春 | 余姚 | 单县 | 金华 | 贵港 | 顺德 | 曲靖 | 泰州 | 乌海 | 泰兴 | 白山 | 桂林 | 荣成 | 宁国 | 铜仁 | 开封 | 巴中 | 温岭 | 巴音郭楞 | 博罗 | 辽源 | 德宏 | 改则 | 霍邱 | 承德 | 昌吉 | 启东 | 渭南 | 上饶 | 东莞 | 廊坊 | 深圳 | 宁波 | 廊坊 | 文昌 | 保亭 | 牡丹江 | 无锡 | 辽源 | 丽江 | 漳州 | 保定 | 安庆 | 梧州 | 昌吉 | 东海 | 海东 | 珠海 | 天长 | 石狮 | 承德 | 青海西宁 | 海宁 | 揭阳 | 常德 | 包头 | 大连 | 抚顺 | 海西 | 眉山 | 滁州 | 南京 | 厦门 | 长兴 | 南京 | 咸宁 | 眉山 | 新沂 | 博尔塔拉 | 楚雄 | 湘西 | 义乌 | 汕尾 | 赣州 | 延安 | 广元 | 三河 | 湘西 | 宜宾 | 大同 | 涿州 | 庄河 | 济宁 | 荆州 | 林芝 | 百色 | 邳州 | 义乌 | 长垣 | 东营 | 宁夏银川 | 崇左 | 阜新 | 中卫 | 明港 | 楚雄 | 百色 | 德州 | 石狮 | 巴彦淖尔市 | 黄冈 | 汉川 | 扬中 | 揭阳 | 抚州 | 桐城 | 潍坊 | 济源 | 荆州 | 江门 | 石狮 | 聊城 | 吉林 | 淮南 | 莆田 | 澳门澳门 | 中山 | 沭阳 | 抚顺 | 江门 | 揭阳 | 烟台 | 邳州 | 汉中 | 石狮 | 宜宾 | 柳州 | 西藏拉萨 | 广汉 | 诸暨 | 醴陵 | 南京 | 汉川 | 林芝 | 曲靖 | 桓台 | 承德 | 遵义 | 德州 | 五家渠 | 亳州 | 章丘 | 新疆乌鲁木齐 | 长葛 | 连云港 | 唐山 | 长葛 | 项城 | 保山 | 大兴安岭 | 垦利 | 三河 | 潜江 | 恩施 | 自贡 | 中卫 | 台北 | 哈密 | 湖州 | 漳州 | 临沧 | 通辽 | 仁寿 | 中卫 | 九江 | 垦利 | 西藏拉萨 | 巴彦淖尔市 | 马鞍山 | 鄂尔多斯 | 余姚 | 宝鸡 | 宝应县 | 陕西西安 | 辽阳 | 改则 | 大庆 | 贵港 | 象山 | 通化 | 章丘 | 金昌 | 单县 | 五家渠 | 澳门澳门 | 庆阳 | 鄂州 | 绵阳 | 三门峡 | 基隆 | 湖州 | 赵县 | 和县 | 台中 | 灌云 | 蚌埠 | 钦州 | 定西 | 六盘水 | 喀什 | 海丰 | 邹平 | 衢州 | 和田 | 嘉善 | 咸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