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ocaq"></menu>
  • <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nav id="wocaq"></nav>
    <xmp id="wocaq"><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menu id="wocaq"><strong id="wocaq"></strong></menu><xmp id="wocaq"><menu id="wocaq"></menu>
    <nav id="wocaq"></nav>
    用戶名   密碼        找回密碼  
     

    青澀酸甜的高考記憶

    發表時間:2018年05月21 作者:江軒點擊:928次 收藏此文

    一年一度的高考又將姍姍而來。在這樣的季節,雨水下得正歡,似乎要給家長們的焦慮來些清涼。每年的高考日子里,執法局、治安警察、大學生志愿者都要為維護著考場外的安寧與有序而忙碌,愛心出租車在考生家里和考場之間奔跑,把每一個學子載上希望之路。如今,高考動員的社會資源,遠遠超越了考生本身。現在的孩子是幸福的,城里的孩子更幸福。

    每當這個時節,我的腦海里總會不由浮起30多年前,自己青澀酸甜的高考記憶。

    偷看小說的備考者

    我的中學是在相鄰的一個鎮中學度過的。因為是贛南第一大鎮,周圍人口多,雖然很多農村的孩子已經輟學,到我讀高三的時候,全年級文理仍然達到十個班級,每個班級七、八十人。在高考前的篩選考試中(注:簡稱篩考,類似于現在的模擬考試,但不合格者不參加高考。篩考制度似乎只在那年進行過一次,以后再沒有過),我進入了年級理科前三名,英語成績也排在前列。

    對于高考,那時的我還處于懵懂狀態。仍然特愛看小說,在老師講解復習題的時候,難耐心癢把小說藏在課桌底下偷看,被老師抓過幾回,后來一直被作為同學的笑柄。仍然一周兩次回家取米帶菜,每周六下午到家,放下背兜就充當強勞動力下地干活,晚上就著灶火看小說。在那炎熱的夏夜和微弱的煤油燈火中,夜讀的時間幾乎極少,所以基本上不帶課本回家,來回背著的挎包,都是裝菜的瓶瓶罐罐。多年以后,跟同學說起考前復習階段的生活,都深感遺憾地認為錯失了許多大好時光。

    考場很遠,心很近

    農村孩子參加高考,必須集中到縣城統一考點。考前的我對縣城是什么模樣還一無所知。當時還沒有交通車,學校也沒有班車,這就注定我們大多數同學只能走路到縣城去。學校為了減少學生的經濟負擔,就在考前的第二天晚上,參加高考的極大多數同學住到了學校。老師交代,明天早上4點起床,一早開始趕路。從鎮里到縣城55華里,走路大約5個小時。7月的晚上,天氣已經很熱,我們都很興奮,一直在打鬧嬉笑交談,到深夜還有同學翻來覆去睡不著。

    天剛放亮,老師逐個房間喊大家起床。我們每人身背一個綁著濕毛巾和搪瓷茶缸的挎包,帶上前一天準備的干糧,邊吃邊走,一路上有說有笑,場景很像戰爭年代從前線撤退下來的士兵,稀稀拉拉,沿途有很長一段陣線。那是我第一次去縣城,一路上特別花了心思記住地名,其中有處叫寡婆橋,當時就琢磨必定有一段關于“寡婆”的悲戚傳說。不過至今我也沒有弄出個究竟。

    吃了個肚滾腰圓

    大約上午10點,大家終于到達縣城入住的汽車站招待所。那是當時最大的招待所,我們百多號學生一身疲倦地陸陸續續到了以后,按照先來后到安排住所,先來的住上了房間的大通鋪,后到的只能睡走廊的簡易床。當時那場景十分熱鬧,我想這肯定是招待所歷史上接待過最多人的一次,也許以后也沒有過。同學們風塵仆仆,爭先恐后地在集中的水房刷洗完畢,就拿著老師發給的餐票到大食堂吃飯。一張票可以打一份菜,但飯可以隨便吃。那時候感覺真是幸福啊,從來沒想過大米飯可以隨便吃,暗想這下招待所虧死了。天氣非常的炎熱,但我們還是不顧滿頭大汗,拼命地吃了個肚滾腰圓。我想高考那幾天美美吃上的幾頓飽飯,不僅大大刺激了我的胃口,也大大刺激了我奔向大米飯充足供給的城市的欲望,必定是我能考出好成績的關鍵一課。

    吃完飯后,我們瞎逛到考場開放時間,在老師的組織下又一路走到考場,找到了自己考試的位子。桌椅一樣很破舊,和我們鎮上中學的差不多,多少讓我對縣城中學有些失望。

    賺錢多的“志愿”

    這次考試,因為有篩選考試建立的信心,基本上沒有太多的焦慮。在從容淡定(也許還是懵懂)中結束了考試。高考完后,大家分散回家。我和大多數同學又是一路走了回來。到家后,父母、親戚、朋友依舊干他們的農活,似乎什么也沒有發生,唯一不同的就是家里多了一個干活的幫手。到現在我都不明白,為什么那時候農村的父母會對孩子的高考如此漫不經心,遠不如當孩子的心切。老師私下問過我考得如何,我記得當時是很自信的答復“沒問題”。填報志愿的時候,沒有任何人可以提供參考意見,父母完全交由我自己做主。重點大學、普通大學、大專、中專都分別可以填寫五所學校。當時心想,志愿無所謂,錢多賺點就好,中學旁邊有個地質隊,聽說工資高,就胡亂選了幾個地質院校。其實,一直夢想當老師或者醫生。

    后來證明,正是當初的隨便,白白浪費了不少分。

    從此做了“地質人”

    在一個烈日當空的上午,我正與家人在田間忙活。遠遠地有人喊我,說鄉里的郵遞員給我送錄取通知書來了。那個郵遞員還真是負責,我沒反應過來,他已經找到了目標,直接奔我而來。我不記得當時自己是什么心態,但肯定不是激動,因為那歷史性一刻給我留下的印象已經不是很深刻。他遞給我一個鼓鼓的牛皮紙信封,信封上直接寫著校名——長春地質學院。我立即就明白了我進了什么學校,今后要走什么樣的路。打開信封,里面除了錄取通知書,還有轉接各種關系的證明,包括團的關系、糧油關系、戶口、入學須知、入學費用單、塑料的行李標簽等等。拿到通知書以后,我又在田埂上蹲下來,讓父母和鄉親們去傳閱收到的那些材料。記得當時我還在嘴巴里嘟囔了這樣一句:完了,那地方好冷,要買很多衣服!

    中午的時候,家里開始來了很多鄉親,最親密的幾個小學老師也來了。大家圍著我家的八仙方桌喝茶,個個都比我自己還興奮。而我開始發愁,買衣服的錢、上學的錢從哪來?

    從那天起,我開始了進山砍柴、下山劈柴、上街賣柴,整個暑假揮汗如雨,為九月份的開學籌措費用。


    (編輯:作家網)

    上一篇: 最憶陳年麥收季

    下一篇: 家鄉的冶峪河

      總訪問量:88259  當前在線: 20166
    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ICP/IP備案號: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31號 郵編:100083 電話:010 6655 4693 傳真:010 6655 4693 主編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偃师 | 惠州 | 梅州 | 灌云 | 汉川 | 西藏拉萨 | 本溪 | 曲靖 | 滨州 | 宣城 | 阳泉 | 安岳 | 广州 | 清徐 | 巴音郭楞 | 乌兰察布 | 忻州 | 巢湖 | 高雄 | 九江 | 吉林 | 大庆 | 连云港 | 张北 | 邯郸 | 巴彦淖尔市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阿拉善盟 | 新余 | 五指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德清 | 莱州 | 普洱 | 四平 | 郴州 | 厦门 | 海拉尔 | 张北 | 保山 | 河南郑州 | 新余 | 漯河 | 灌南 | 忻州 | 果洛 | 图木舒克 | 崇左 | 沭阳 | 象山 | 江门 | 温州 | 灌南 | 定西 | 喀什 | 黄石 | 遵义 | 馆陶 | 宣城 | 琼中 | 大兴安岭 | 石狮 | 石狮 | 玉环 | 汕头 | 莱芜 | 宿迁 | 澄迈 | 吉林长春 | 百色 | 大兴安岭 | 南平 | 毕节 | 本溪 | 攀枝花 | 营口 | 大理 | 保定 | 龙岩 | 玉树 | 海丰 | 定州 | 焦作 | 金坛 | 日喀则 | 辽阳 | 平顶山 | 汕头 | 泉州 | 莱州 | 寿光 | 淮北 | 郴州 | 屯昌 | 玉林 | 新泰 | 中卫 | 潮州 | 苍南 | 迁安市 | 张掖 | 瓦房店 | 台北 | 吕梁 | 日喀则 | 沧州 | 宁德 | 濮阳 | 临海 | 商洛 | 黄南 | 宿迁 | 临猗 | 昌都 | 石河子 | 简阳 | 台湾台湾 | 丹阳 | 上饶 | 天门 | 简阳 | 蚌埠 | 江苏苏州 | 保定 | 秦皇岛 | 高雄 | 连云港 | 晋城 | 黔南 | 三门峡 | 泰州 | 牡丹江 | 吐鲁番 | 本溪 | 长葛 | 湛江 | 长治 | 平潭 | 台北 | 泰安 | 泉州 | 滁州 | 明港 | 琼中 | 玉树 | 琼海 | 陕西西安 | 偃师 | 汉中 | 鄢陵 | 西藏拉萨 | 长葛 | 伊春 | 果洛 | 克孜勒苏 | 高雄 | 鹤壁 | 淮北 | 蚌埠 | 韶关 | 四平 | 宁波 | 西双版纳 | 周口 | 高雄 | 黄石 | 绵阳 | 肇庆 | 玉林 | 泸州 | 泗阳 | 偃师 | 广州 | 自贡 | 阿拉善盟 | 铁岭 | 永州 | 灵宝 | 图木舒克 | 中卫 | 靖江 | 鹰潭 | 陵水 | 慈溪 | 连云港 | 乐山 | 清远 | 赤峰 | 钦州 | 朝阳 | 迪庆 | 新余 | 武安 | 黑龙江哈尔滨 | 泰兴 | 汉中 | 泸州 | 海安 | 商洛 | 温岭 | 三河 | 赣州 | 桓台 | 广安 | 陕西西安 | 辽源 | 十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