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ocaq"></menu>
  • <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nav id="wocaq"></nav>
    <xmp id="wocaq"><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menu id="wocaq"><strong id="wocaq"></strong></menu><xmp id="wocaq"><menu id="wocaq"></menu>
    <nav id="wocaq"></nav>
    用戶名   密碼        找回密碼  
     

    逐夢暮年

    發表時間:2018年12月03 作者:黃世英點擊:578次 收藏此文

    逐夢暮年

    ——我的退休生活

    黃世英


    時光如白駒過隙,轉眼間就邁進了人生暮年。

    當我辦完退休手續走出辦公大樓,望著頭頂藍天白云深深地吸了口氣,走路顯得格外的輕松,仿佛肩上卸下了“千斤重擔”。

    退休生活開始了。首先“還愿”:陪著老伴去了上海、南京、廣州、深圳等九個省市,游遍了大半個中國;接著又出國到泰國、越南、韓國旅游。從國外歸來,老伴哪也不想去了,她說“哪兒也沒有咱中國真山真水好看!”

    我的第二個“計劃”提前開始了,從書架上翻出一大摞古今中外的“經典名著”放到案頭上,準備通讀。當我剛剛讀完霍金的《時間簡史》,接到中國地質調查局葉局長的電話,邀請我參加“新一輪大地調記者采訪團”。我婉拒地告訴他“我已經退休了!”。葉局長說,“新一輪地質大調查和以往的地質工作不一樣,你搞寫作的,非常有必要去了解了解。”我回答他說,“我寫了多半輩子了,現在不想再寫東西了。”他誠懇地說,“你去吧,不想寫就不寫。這次來的記者都是國家級的。你是個‘老地質’,你陪著媒體記者一道去轉轉聊聊。”

    我與葉天竺局長是吉林局的同事,又都是先后調到部里來的。盛情難卻,我便參加了這次由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臺、中央廣播電臺組成的記者采訪團。

    從烏魯木齊出發,新疆、青海、甘肅、西藏,一路行走35天。一路上戈壁、荒原、大漠、雪山,凡是有大地調項目組的荒涼之地,都成了記者們拍照、采訪的“圣地”。艱苦的工作環境,21世紀新一代“肖繼業”們獻身地質事業的“三光榮”精神,不僅打動了記者們,也深深地感動了我,我情不自禁地又提筆,撰寫出長篇通訊《無言的雪山》在報刊上發表。

    采訪歸來,我依然激動不已,主動地向中國地質調查局領導請戰,篩選出5個項目,并親自帶領4位中青年地質作家重返大地調野外項目組,歷時3個月進行實地跟蹤采訪。又經過一年多時間的整理、提煉、撰寫,創作出第一部新一輪地質大調查“地質之歌”文學叢書:《走向海洋》《點擊死亡之海》《蒼茫昆侖》《明月出天山》《地球第三極之旅》,五卷本、共計100萬字。

    這套叢書出版發行后,我又帶領幾位作家深入到西北、西南的野外項目組采訪,先后又撰寫出《青藏勁旅》《生死大營救》《無言的雪山》3部長篇報告文學。

    當新一輪大地調的地質專家們在號稱“死亡之海”的羅布泊里,勘探出國家急需的特大型鉀鹽礦床時,我曾3次跟隨地質隊員的腳步進入羅布泊采訪,用了3年時間、5易其稿,創作出電影劇本《生死羅布泊》。在新一輪地質大調查收官之年,由天山電影制片廠搬上銀幕,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首映式,并榮獲全國五個一工程獎。

    新一輪地質大調查歷時12年,取得了豐碩的地質成果,我協同中國地質調查局宣傳部門領導,策劃并組織地質作家撰寫出50萬字的大型紀實文學《為祖國尋找寶藏》。

    新一輪地質大調查勝利地結束了,可是,我的創作步伐依然沒有停住。我到昆明參加中國作協的一次會議上,見到了云南省委旦增書記及麗江的朋友,我與旦增是在拉薩相識的,我曾為西藏創作了一部《世界屋脊的太陽》電影,他當時任西藏自治區黨委主管文化的副書記。敘舊之后,他們盛情邀請我去麗江,為納西族創作第一部電影(全國56個民族都上過電影,唯獨還沒有一部反映納西族生活的影片)。

    會議剛結束,麗江市政府派來專車將我接走。我用了三個多月的時間,從麗江古城到玉龍雪山,從牦牛坪到瀘沽湖,走遍了麗江壩子,接觸、采訪了上百人。返京后,我用一年多的時間創作出電影劇本《大東巴的女兒》,由長影搬上銀幕。不但在國內獲獎,還在埃及、俄羅斯喀布爾、日本東京等3個國際電影節上等多次獲獎。為此,我也榮獲了玉龍納西族自治縣榮譽市民的殊榮。

    我離開麗江后,跟隨全國勞模療養團去三亞休假。在休養期間與三亞市委宣傳部張萍部長偶遇(前些年,曾一起在京開會相識,她曾多次邀請我到海南采風),她熱情地陪我周游三亞市縣景區及黎族村寨,誠懇地聘請參與三亞市的“五個一工程”項目——為三亞創作拍攝一部電影作品。我用了近一年的時間,創作出電影劇本《一座城市和兩個女孩》,由長春電影制片廠拍攝,在人民大會堂隆重地舉行了首映式。

    從此,我變成了真正的“候鳥”,每年都往返北京與海南兩地。2015年,我又為三亞市寫了一部電影劇本《椰島之戀》;2016,年我應海南省委宣傳部的邀請,為海南創作電影劇本《北緯18度的愛》。2018年4月28日,《北緯18度的愛》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首映。

    今年11月初,《中國作家》雜志11期,刊出了我的電影劇本新作《打工皇帝還鄉》;最近,我經營了多年、數次易稿的電影劇本《清明上河圖》,國家電影局已審查通過立項,并與投資方簽約。2018年,“連中三元”,是我的幸運之年!

    退休16年來,創作的腳步一直沒有停下來。用文學與電影語言抒發我對地質事業及當代“民族脊梁”的愛,這是我畢生的追求。

    追求就是夢想。夢想不僅僅是年青人的專利,老年人依然胸懷夢想。只要人生的追求永續,夢想就永遠在路上。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只要一息尚存,我會盡綿薄之力,繼續去譜寫這個偉大社會主義新時代的壯麗篇章。

    暮年逐夢,壯心不已。


    (編輯:作家網)

    上一篇: 風的方向

    下一篇: 鵝毛大雪落

      總訪問量:88218  當前在線: 20125
    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ICP/IP備案號: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31號 郵編:100083 電話:010 6655 4693 傳真:010 6655 4693 主編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大庆 | 杞县 | 宿迁 | 林芝 | 金坛 | 浙江杭州 | 淮北 | 肥城 | 嘉兴 | 莱芜 | 醴陵 | 沭阳 | 东台 | 济宁 | 清远 | 济宁 | 香港香港 | 温州 | 桐乡 | 新乡 | 临沧 | 长垣 | 江苏苏州 | 潍坊 | 灵宝 | 大连 | 亳州 | 澳门澳门 | 兴安盟 | 馆陶 | 汉中 | 青州 | 安吉 | 泗阳 | 嘉善 | 灌云 | 云南昆明 | 济源 | 安顺 | 晋城 | 海丰 | 屯昌 | 来宾 | 忻州 | 莒县 | 阜新 | 泉州 | 崇左 | 湖州 | 芜湖 | 文山 | 大兴安岭 | 海南 | 淮安 | 林芝 | 台山 | 济南 | 台北 | 漯河 | 正定 | 宁德 | 海安 | 庄河 | 三明 | 贵港 | 扬州 | 南通 | 文昌 | 琼海 | 眉山 | 呼伦贝尔 | 牡丹江 | 阜阳 | 上饶 | 仁寿 | 益阳 | 延边 | 德宏 | 诸暨 | 基隆 | 盘锦 | 寿光 | 厦门 | 克孜勒苏 | 营口 | 吉安 | 金华 | 海北 | 大理 | 宜都 | 泰兴 | 曲靖 | 怒江 | 梧州 | 齐齐哈尔 | 绍兴 | 福建福州 | 包头 | 浙江杭州 | 临夏 | 屯昌 | 阳春 | 宜春 | 邳州 | 保定 | 海东 | 齐齐哈尔 | 黔西南 | 澳门澳门 | 江门 | 锦州 | 毕节 | 台湾台湾 | 邹城 | 曹县 | 铜陵 | 大同 | 赤峰 | 珠海 | 南阳 | 呼伦贝尔 | 塔城 | 株洲 | 新余 | 邹城 | 杞县 | 泗阳 | 台湾台湾 | 东莞 | 延安 | 阳江 | 青海西宁 | 海北 | 黔南 | 资阳 | 晋中 | 丽水 | 云南昆明 | 郴州 | 衡水 | 东莞 | 鹤岗 | 泰安 | 珠海 | 三亚 | 漯河 | 长兴 | 楚雄 | 嘉善 | 宿州 | 石河子 | 眉山 | 达州 | 郴州 | 溧阳 | 武威 | 许昌 | 商洛 | 兴安盟 | 金华 | 珠海 | 绥化 | 唐山 | 改则 | 长葛 | 滨州 | 阳春 | 香港香港 | 公主岭 | 雄安新区 | 桂林 | 慈溪 | 防城港 | 雄安新区 | 辽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杞县 | 招远 | 焦作 | 淮安 | 泰安 | 晋江 | 西双版纳 | 安阳 | 昌吉 | 湘西 | 宁波 | 清徐 | 四平 | 甘南 | 雄安新区 | 淮南 | 汕头 | 荆州 | 乌兰察布 | 乐清 | 鹤壁 | 江西南昌 | 玉溪 | 诸城 | 朔州 | 楚雄 | 连云港 | 简阳 | 文山 | 日喀则 | 梅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