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ocaq"></menu>
  • <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nav id="wocaq"></nav>
    <xmp id="wocaq"><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menu id="wocaq"><strong id="wocaq"></strong></menu><xmp id="wocaq"><menu id="wocaq"></menu>
    <nav id="wocaq"></nav>
    用戶名   密碼        找回密碼  
     

    周總理和一位旺蒼籍老紅軍的故事

    發表時間:2019年01月28 作者:雪地紅豆點擊:405次 收藏此文

    周總理和一位旺蒼籍老紅軍的故事

     

    蔡勇

     

     

    紅四方面軍出川已經80年了。80年前有一位旺蒼籍老紅軍,出川后一直在中共中央、國務院小灶工作。長期在周總理等中共中央領導身邊服務,曾陪同周總理登上天安門城樓觀禮。他就是旺蒼籍老紅軍王詩書,木門鎮杏埡村人。1933年在南江縣長赤參加紅軍。由于主人公特殊的身份、崗位、環境和家庭生活而鮮為人知。探索真相,始終是那么遙遠,或許永遠是一個秘密……

                                                               

    ------題記

     

    王詩書,男,1912年3月出生,四川省旺蒼縣木門鎮人。1933年在南江縣長赤參加紅軍。1934年-1935年在川陜省委運輸隊、省委伙房工作。1935年5月,紅四方面軍與中央紅軍會師前,徐向前根據紅4方面軍從鄂豫皖轉戰到川陜,征途中炊具容易丟,伙夫不夠用,部隊經常開不上飯,直接影響行軍和作戰情況,提議抽調一批炊事員,帶上糧食、鹽巴等物資隨李先念同行,會師后歸屬中央紅軍部隊。王詩書開始從紅四方面軍到中央紅軍。1939年入黨。1939--1949年調中央小灶工作。

    期間,王詩書一直由鄧穎超大姐直接領導。后來就一直在周總理、鄧大姐身邊工作。 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成立后周恩來總理與鄧穎超于當年11月7日從中南海的松壽齋搬到了中南海西北角的西花廳。負責打前站的是從“中央灶”為周恩來選調的第一個炊事員王詩書。 

    于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理就這樣和一位旺蒼籍老紅軍發生了許多動人的故事。

     

    周總理親自安排探親

     

     1950年1月周總理要出訪蘇聯臨行前,總理特別向鄧穎超提出:這次出訪,隨行人員要盡量減少, 包括司機、炊事員衛士組的同志都不帶了。在我出訪期間可安排他們分期探探親……他還特別提到炊事員王詩書探親的事。說:可先聽聽老王的意見,如他不急,就另作安排。 
      原來,周總理知道王詩書是四川旺蒼縣籍的老紅軍,他投身革命,離家一走就是十幾年,家中全無他的音信。全國解放后,才得知他的妻子一人在家,生活困苦,又不知他的死活,萬分無奈之下,又招了丈夫,以撫育和照顧孩子兩位老人。 
      周恩來知道王詩書遇到了這樣的家庭問題,需要很妥善的解決;又考慮到當時的四川旺蒼縣交通不便,社會秩序混亂,他一個人回去,安全也很難得到保障,會遇到很多麻煩。他不放心王詩書,就提出:找個機會,讓他與人結伴回家,這樣會安全些。 
      1951年,黨中央政務院心系老區人民組織了中央人民政府南方老根據地大規模訪問團,由周恩來親自主持組團。團長是內務部長謝覺哉,共分中央及湘、鄂、贛、川、陜等8個分團。代表團的成員是由中共中央機關和政務院各部門選派的。川陜革命老根據地訪問團的團長就是王維舟,副團長余洪遠、胡耀邦。  

    總理辦公室夠代表資格的人很多,相同條件的就有3個,但是能選的名額只有1個,這個名額周恩來決定給王詩書

    為了讓王詩書安心回家,周總理還特地讓伙食管理員趙順同志給他買了一個紫紅色大皮箱

    王詩書知道情況后,心情也由驚喜變得沉重了:那時,人民政府剛剛成立,還沒有實行工資制,總理每月也就十塊錢津貼費,他們老夫妻倆要節省多久,才能把買皮箱的錢省出來啊!再說,總理他自己只有一雙皮鞋穿在腳上,一條皮褲帶系在腰上,從客廳到臥室,再到辦公室就再也找不到一件皮制的東西了。于是,他對正在廚房洗碗霍英華鄧大姐服務員):“小霍我想好了,皮箱讓老趙退回去。這么貴重的東西,我怎么能要?總理為我回家的事,費了那么多心思……”他哽咽著,說不下去了。小霍說:“你讓老趙退,他怎么能退,你還是收下才好!”可王詩書還是執意要退了。小霍把他要退皮箱的事告訴了鄧大姐。鄧大姐說:“你去告訴老王,皮箱買了就不能退,是總理和我的心意啊,箱子裝東西作紀念,不能退。退了,總理會不高興的。” 鄧大姐怕王詩書把箱子當成精神負擔,就親自找王詩書做了工作,并叫小霍用舊布幫他做了個護套,就這樣王詩書才收下了皮箱。同時鄧穎超還親自為王詩書回家準備了一些食品,讓他帶回去。 

     

    隱身的“紅娘”


     1951年10月的一天。周恩來與鄧穎超難得一起共進午餐。周恩來坐下第一句話就對鄧穎超說:“老王回家探親的情況,代表團給我寫了報告,他們和旺蒼縣政府的同志幫助他處理得很好。順利解除了與原妻子的婚姻關系,處理這件事,老王的態度是很難得的。他回來后,情況怎么樣?”“叫英華和你說說,他們天天接觸,知道得比我多。”鄧穎超回答說。小霍于是對周恩來說:“總理,老王回來后,不留意看不出有什么,就是更不愛說話了。從不提家事,總是不停手地搞廚房衛生,埋頭干活。”“還有什么?”周恩來又問了一句。小霍想了一下說:“老王回來后,有時說話下嘴唇發抖,可能是有心事。”周恩來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地說:“老王為革命失去了一個家,咱們要幫他再安一個家,為他找個伴好嗎?” 小霍馬上說:“要不要把何秘書(周恩來的行政兼警衛秘書何謙)和成元功同志(周恩來衛士長)找來?”周恩來說:“不用了。你順便和他們說說就行了。”看到餐桌上的飯要涼了小霍趕緊要走。“小霍,你回來。”他接著說:“你留意物色,要積極穩妥,不要聲張,明白嗎?” 小霍用心點著頭,表示明白了。 
      當天, 小霍對何謙和成元功把總理要為王詩書安家找伴的事詳細地說了。他們兩人對此心領神會。何謙愧疚地說:“這樣的事,又讓總理做在前頭了。”并對說:“小霍,總理很關心老王的家事,你是女同志,為老王物色伴的事,你要多費心……”成元功說:“英華,給老王物色伴的事是有難度的,咱們在西花廳與外界接觸少,周圍又沒有合適的人,你可走出西花廳,到外邊去,辦這事,來不及可不請假,事后說一下就行。”他們三人合計好,要齊心合力,積極穩妥地去做,讓周總理早日了卻這樁心事。 
      第二天早上,鄧穎超又找到小霍,說:“給老王物色伴的事,你別急得睡不著,可抽空去找老王談談,看他有什么想法,也了解一下他家中的實際情況,要實事求是地做介紹。” 
      聽了鄧大姐的這番囑咐, 小霍似乎知道這事該如何做了。于是抽空來到王詩書宿舍,說:“總理向大姐夸你,說你家事處理得很好,順利解除了婚約,你的態度是很難得的。”王詩書趕緊說:“我一個人怎么能處理得好?是代表團和旺蒼縣政府的同志們幫助辦的。。。我的兒女長大了,我很對不起他們,他們受了那么多苦。可他們見了我還是那么親,他們叫我的時候。我的心都碎了,現在我也記不清我是怎么答應的……”小霍看他太傷感了,便對他說:“你的家事已經處理好,你和我說說。你還想找個什么樣的伴?”王詩書紅著臉對小霍說:“你看我哪有心思去談這種事啊。你們的心意我領了,以后再說吧。” 
      小霍冷靜下來一想,怎么能完成周恩來交給的為他找伴的任務呢?于是,急中生智說:“這樣吧,我替你說出條件,你要同意就點頭,行嗎?”接著就對他說:“我要替你物色一個年齡相當的,人品長相相配的,絕對不找小腳的。”王詩書一聽笑出了聲,認真地說:“小霍我能有什么條件啊。只想這事千萬千萬別再讓總理、大姐為我操心就行了,你就看著辦吧。” 經過努力, 小霍終于為王詩書物色到了吳康寧同志家的阿姨郭姐。據吳康寧介紹,郭姐對老伴人選的健康很在意。小霍馬上介紹:“老王同志身體很健康。總理衛士急病住院,做手術要輸血,他主動趕到人民醫院獻了200CC血,回到西花廳就去廚房干活了,還是大姐勸他休息,并叫管理員買了兩只老母雞,煮雞湯給他喝。他現在身體一點兒事也沒有。”第一次談這事后, 小霍和吳康寧約定,他們倆做介紹人。安排他們在中南海紫光閣的海邊見見面。 
      王詩書和郭姐經過一段接觸了解后,向組織上提出要登記結婚了。大家都高興,終于完成了周總理交給的任務。周總理的這樁心事也算了卻了

     

    深情話離別

     

    一天,何謙找王詩書談話,對王說:“總理考慮到你多年的廚房工作,接觸外界少,有個鍛煉提高的問題,要安排你去總務處,到管理科或膳食科搞管理工作。你這樣的老同志,家也安了,總不能讓你和過去一樣日夜吃住在單位,總理于心不忍呀。”王詩書認真地聽后說:“我還想為總理做可口的飯菜。我不想離開這里。”何謙又作了解釋工作。但王詩書卻怎么也想不通。 
      平日里,不是周恩來、鄧穎超讓衛士或者服務員叫他,王詩書從不到總理辦公的前院,怕見到周恩來打招呼,耽誤周恩來的時間。這次他很清楚。對于調他去總務處工作的事一旦組織定下來,就不能不去了。所以他破例地來到了周恩來的辦公室。 
      王詩書一見周恩來的面就說:“總理,你不要我了。”說著就像孩子似的哭起來,看到王詩書這樣的動情,周恩來立刻打電話請總理辦公室副主任李琦到辦公室來,對李主任交代說:“你通知人事部老王的工作不要變動了。也告訴廚房的同志以后不要再提老王調走的事。”李主任馬上去辦了。 
      王詩書放心地走出了總理辦公室,回到了他最熱愛的廚房,那里是他直接為敬愛的周恩來服務的崗位。他的心踏實了……

    王詩書在周總理身邊工作最盼過春節,一臨近春節,暗暗喜悅,因為辛苦一年的周恩來,只有春節能充分睡兩覺。同時,每逢過年,周恩來和鄧穎超必要請工作人員一道吃頓 “團圓飯”。這時,周恩來和鄧穎超都要親自下廚房,做幾樣拿手菜。而總理最拿手、每次下廚必做的一道菜,就是紅燒獅子頭。這也是周總理特別喜歡吃的一道菜。

    這個時候,是王詩書最開心的時刻。
      三年困難時期,周總理堅持不吃肉、蛋、魚類食品,獅子頭便再也上不了他的餐桌。后來,王詩書知道這些情況后,傷心的又哭了許久。

    1956年周總理還是把王詩書安排到北京西山,邊工作,邊休養。王詩書臨行前依依不舍。鄧穎超對他說:“你還有什么困難,有什么要求盡管說!”王詩書表示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晚年還會有這樣幸福的生活,心里除了感到幸福,就是惦念著周恩來夫婦:“我真怕離開西花廳,自己又會跑回來”。鄧穎超說:“西花廳是你的家,什么時候回來就回來看看,你不來,我們也惦記著你。”臨別時,鄧穎超特別送給他一件珍貴的禮物,那是周恩來老兩口肩并肩手握手的全身合影照片在照片的背面親筆簽名。  
      王詩書離開西花廳后,周總理、大姐經常派人前去看望和送錢送物給他。王詩書卻從未主動回西花廳,他不是不想念周恩來和鄧穎超,而是不忍心打擾他們兩人的工作,怕給周總理、鄧大姐添麻煩。想念他們了,就埋頭多做工作。 
      1961年9月王詩書因突發心肌梗塞,搶救無效,在北京逝世。消息傳到西花廳,周總理、大姐立即向她的秘書張元交代,給王詩書送去花圈,以表達哀悼和深切的緬懷。 
      今天王詩書敬愛的周恩來鄧穎超大姐已相繼離開了大家。周恩來、鄧穎超和旺蒼老紅軍王詩書的故事,總讓人聽后禁不住心潮澎湃,潸然淚下。其實,總理對同志的關心對人民的無限熱愛真正后來人終生難忘,永記于心。

     他們都永遠活在人民心中。

     

     

     

    參考資料:

    歷史的回顧——徐向前元帥回憶錄

    中共中央直屬機關事務管理局:王詩書同志的基本情況(2000.8.17)

    飛舞的沙子1912:沙可夫——劇作家、藝術教育家、翻譯家 2013-05-18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13年04月10日09:22  

    周恩來的家庭餐桌和飲食習慣——西花廳廚師安振常訪談錄 作者:周秉宜

    《老人天地》 2002第04期,作者: 霍英華 ,周總理關心廚師老王的婚事

    來源: 人民網   2011年02月07日 11:38:58  

      周總理的三頓年夜飯:1961年是小米稀飯和包子 

    發布時間:2014-03-23 16:02:47, 中國網:江蘇

    為周恩來服務36年的西花廳廚師 桂煥云后人談“周家菜”

     《周總理和他的秘書們》,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400頁,作者:程華

    特別感謝:王詩書嫡孫王連祥、兒媳石保秀等人提供的有關資料

     

    (編輯:作家網)
      總訪問量:92395  當前在線: 24302
    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ICP/IP備案號: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31號 郵編:100083 電話:010 6655 4693 傳真:010 6655 4693 主編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大理 | 忻州 | 莱州 | 怀化 | 邯郸 | 松原 | 漳州 | 如东 | 牡丹江 | 大同 | 临沧 | 张家口 | 四川成都 | 扬州 | 眉山 | 张家界 | 香港香港 | 延边 | 海丰 | 南安 | 宣城 | 白山 | 武安 | 阳泉 | 温州 | 黄石 | 库尔勒 | 慈溪 | 万宁 | 丹东 | 浙江杭州 | 陇南 | 沛县 | 沭阳 | 和田 | 江门 | 九江 | 呼伦贝尔 | 寿光 | 许昌 | 信阳 | 菏泽 | 山东青岛 | 娄底 | 资阳 | 公主岭 | 正定 | 沛县 | 临汾 | 宁夏银川 | 温岭 | 浙江杭州 | 库尔勒 | 阿克苏 | 六安 | 泸州 | 七台河 | 涿州 | 喀什 | 齐齐哈尔 | 阳泉 | 阜阳 | 淮南 | 温岭 | 巴彦淖尔市 | 沛县 | 汕头 | 阿勒泰 | 南通 | 汕头 | 锡林郭勒 | 普洱 | 南京 | 庄河 | 威海 | 红河 | 定西 | 晋江 | 海拉尔 | 防城港 | 莱芜 | 遂宁 | 江西南昌 | 资阳 | 长兴 | 新余 | 金昌 | 梅州 | 百色 | 海东 | 秦皇岛 | 雄安新区 | 兴安盟 | 商丘 | 大庆 | 贵港 | 兴化 | 南安 | 阿拉善盟 | 潜江 | 景德镇 | 临汾 | 吐鲁番 | 淮南 | 简阳 | 图木舒克 | 儋州 | 雅安 | 嘉善 | 白沙 | 新沂 | 上饶 | 菏泽 | 营口 | 七台河 | 项城 | 泰兴 | 东台 | 吉安 | 楚雄 | 清远 | 六安 | 宁波 | 锦州 | 泰安 | 济源 | 晋中 | 和田 | 文山 | 吉林长春 | 辽宁沈阳 | 通辽 | 西双版纳 | 林芝 | 吴忠 | 蓬莱 | 毕节 | 宁德 | 湖南长沙 | 株洲 | 蚌埠 | 澳门澳门 | 昭通 | 东台 | 德州 | 四平 | 湛江 | 安岳 | 陵水 | 兴安盟 | 河南郑州 | 汉川 | 迪庆 | 汉川 | 延边 | 三河 | 宁波 | 泰兴 | 葫芦岛 | 恩施 | 瑞安 | 常德 | 衡阳 | 章丘 | 伊春 | 佛山 | 贵州贵阳 | 伊犁 | 三明 | 天门 | 赵县 | 白山 | 延安 | 海安 | 沧州 | 延安 | 阜新 | 信阳 | 晋城 | 吉林长春 | 临沂 | 石狮 | 毕节 | 宁夏银川 | 漳州 | 张家口 | 曹县 | 沛县 | 高密 | 亳州 | 沭阳 | 五家渠 | 大丰 | 迁安市 | 桓台 | 毕节 | 锦州 | 南京 | 乌海 | 蓬莱 | 南京 | 晋中 | 鸡西 | 随州 | 镇江 | 瑞安 | 台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