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ocaq"></menu>
  • <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nav id="wocaq"></nav>
    <xmp id="wocaq"><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menu id="wocaq"><strong id="wocaq"></strong></menu><xmp id="wocaq"><menu id="wocaq"></menu>
    <nav id="wocaq"></nav>
    用戶名   密碼        找回密碼  
     

    廖承志在旺蒼

    發表時間:2019年02月19 作者:雪地紅豆點擊:533次 收藏此文

     

    廖承志在旺蒼

     

     

    眾所周知,廖承志(1908.9-1983.6是我國民主革命時期著名政治活動家廖仲愷先生和國民黨革命派杰出代表、現代畫家何香凝女士的獨生子生前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在學生時代他就接受馬列主義教育,1925年參加廣州學生運動、工人運動,投身于大革命的洪流之中。192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之后被黨先后派往德國、荷蘭、比利時等國從事革命活動。19338,廖承志離開上海,帶著中共中央給紅四方面軍的指示信和敵軍密碼破譯法手冊,化裝成碼頭工人,從重慶轉到成都,同四川省委常委羅世文一起,在交通員的護送下,經過一番周折,在3個星期后,來到川陜革命根據地以何柳華的名字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先后任川陜蘇區省委常委、工會宣傳部部長,1934初,調任紅四方面軍總政治部秘書長。那時的他年方26歲。廖承志一共在川陜蘇區工作了一年零七個月,其中從1934919354月,他化名何柳華在旺蒼工作、生活了七、八個月...

     神秘的電波,神秘的

    193514,在旺蒼城南南峰山廟子里(今南峰寺),紅四方面軍電臺聲音一直在不停的呼叫,一組組神秘的電波劃破晴空,飛向千里之外的貴州赤水河畔...這是紅四方面軍電臺破譯了敵人在中央紅軍周圍部署的情報蔡威領導的二臺,迅速向中央發報:廖澤之援黔所謂模范師第三旅及穆瀛洲旅共6個團,原集中瀘州擬取道南川、正安入黔。劉湘約5師,陳鳴謙部及田中毅旅共約9團在川南,陳之達在石柱、黔江,袁旅在涪陵、彭水,田旅在酉陽、秀山正趕筑碉堡,取守勢,咸豐為渝團,來鳳為潘旅,古宋、敘永、赤水一帶無敵。肖、賀已占慈利,徐源泉一部開往剿肖、賀。吳煥先同志所率領之紅二十五軍約3000人,現已到商南一帶。劉湘60團在綏、宣、城口,李、羅、楊森共約30團分布營山雙河場,儀隴前方至新政壩線,田敵頌堯30團在閬、蒼、南嘉陵江兩岸。鄧錫侯敵15團在昭化、廣元、劍閣一線,胡宗南師之丁旅到廣元,余部在碧口、略陽一帶。陜南敵約17團,集中南鄭6團,肖之楚部約9團白河到鄖西一帶,榮景芳師在竹山、竹溪一帶,上官云相之四十六、七十六兩師有開安康進萬源之說,敵正趕筑碉堡。東方城口一帶山大、窮困,人口少,西方有嘉陵江、劍閣、碧口之險,再采取決戰防御亦非良策,如何請示。

    這份電報將當時中央紅軍周圍的敵軍分布情況較為詳細地報告了中央,此時正值中央黎平會議以后,遵義會議之前,中央紅軍正處在敵人圍追堵截最困難的時候,應該說,這個電報對于正在艱苦轉戰中的毛澤東、周恩來、朱德來說太有價值了。

    這份珍貴的電報就是在旺蒼破譯、發出的。

    1978年, 當年紅軍電臺臺長王子綱同志來旺蒼,驅車前往張家灣尋找老房東。當他回憶總部電臺在旺蒼工作時,非常感慨地說:  “旺蒼是個好地方,人民很革命,我們電臺工作人員在旺蒼壩七八個月,受到人民群眾的愛護和幫助不小啊!

    其實,這些珍貴電報的也和廖承志關系重大。四渡赤水是19351月至5月間毛澤東與蔣介石直接指揮各自部隊在黔、川、滇交界地帶進行的一場斗智斗勇的殊死較量。較量以毛澤東指揮紅軍成功地突出重圍而告終,蔣介石千方百計要在赤水河兩岸圍殲紅軍的意圖化為泡影。這段戰史一直被歷史學界作為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的典范加以研究。

    說到紅軍能夠迂回穿插,聲東擊西,突破了十倍于己的敵人的圍追堵截,靠的是什么?除了毛澤東高超的指揮藝術外,還有一個極其關鍵的因素,那就是當年紅軍已經掌握了作為國民黨軍隊最高機密的通訊密碼。1933年秋,廖承志從上海來到紅四方面軍,他帶來了一本敵軍密碼破譯法。當年紅四方面軍負責接待廖承志的傅鐘回憶:那本密碼電報破譯法萬分寶貴,敵軍的兵力部署和行動企圖,我們都了如指掌。1935年春天,當一方面軍為了沖破敵人的圍追堵截進行'四渡赤水'戰役時,情況極度緊張,常常難以架設偵察電臺,也多虧有了承志同志帶來的破譯法,才得以把我們的偵察電臺截獲的敵軍情報,按中央軍委指示,及時轉了過去。(中國新聞社編,《廖公在人間》,40頁,19846月)使中央紅軍取得了'四渡赤水'的勝利,終于跳出了數十萬敵人的圍追堵截。(蒙光勵:《廖家兩代人》,暨南大學出版社,20014月)

    在紅四方面軍與紅一方面軍會合時,朱德同志不止一次地表揚紅四方面軍總部電臺,對宋侃夫及電臺工作人員說:“我們離開中央蘇區,進入湘、黔、川地區,以及四渡赤水時,對周圍的敵情搞不清楚,是你們四方面軍電臺的同志們,也包括你宋侃夫同志,經常在深夜把破譯敵人電報情況,整理電告我們。這深刻地體現了一、四方面軍之間的戰斗情誼,天下紅軍是一家麻!”

    《紅四方面軍長征紀實》一書中提到:當時紅四方面軍總部有一位電訊專家叫蔡威,居然破譯了川軍和國民黨中央軍的電報密碼。從電訊偵知:中央紅軍已經剩下不到3萬,而且陷入四面圍剿之中,在黔、滇山區飄忽,方向不定。紅四方面軍老戰士、原中華全國總工會副主席宋侃夫回憶說,為了給中央紅軍提供情報使之能清楚地了解周圍的敵情,蔡威和他等人開始以賀國光行營電臺為中心,加緊破譯蔣介石嫡系部隊的密碼。蔣軍的密碼十分難猜,開始只能猜出幾個字,以后發展到能譯出一部分字,經過逐步摸索規律,終于破譯了蔣軍的密碼。并將掌握的中央紅軍周圍敵軍的部署、兵力、行動方向等重要情報源源不斷地送到總指揮部,經分析整理后,由方面軍領導人審閱,再用電報拍發給中央紅軍。由于中央紅軍的電臺處在行軍狀態,方位不斷變化,因此蔡威帶領電臺全體同志堅持全天守聽,定時呼叫聯絡。只要中央紅軍一宿營,晝夜立即通報。

    張國燾在《我的回憶錄》中對此是這樣描寫的:我們事實上放松了對四川軍閥作戰。僅有的偵察電臺,日夜不停地工作,只有小部分時間用在偵察四川敵情,多數時間用來偵察中央紅軍行進所在及其四周敵情。中央紅軍行進到廣西、貴州邊境地帶時,我們即開始供給中央紅軍情報。這是一件相當繁重的工作,偵察電臺每天都譯出敵軍大批密碼電訊,再由參謀人員扼要作成通報,經我鑒定后拍發給中央紅軍,我們的電臺須守候中央紅軍電臺出現,有時從晚七時余守候到翌晨三點左右。有時我自己也守候在電臺旁,解答對方的疑難。至少有兩個月的時間,中央紅軍是完全依靠我們供給情報(特別是他們由遵義向云南方面方向行進時)。他們日夜在行進中,因而電臺沒有時間做偵察工作。每當他們宿營或休息的時候,立即與我們通報。根據我們所供給的情報,決定行動,發布命令,而我們這種行動,對于著名的二萬五千里長征,極盡了耳目的作用。時任四方面軍總指揮的徐向前在其回憶錄中也這樣提到:我軍一邊密切注視中央紅軍的動向,及時用電臺向他們提供情報;一邊調整兵力部署,積極進行強渡嘉陵江的準備。

    話說紅四方面軍裝備第一部電臺是19323月,地點是鄂像皖蘇區的新集。人員有宋侃夫、徐以新、王子綱等。宋、蔡、徐、王四人都畢業于周恩來同志親自創辦的上海臨時中央領導的中央無線電練班。193212月, 該臺隨著徐向前同志進入川北,為創建川陜革命根據地服務。19336月木門軍事會議后,在擴軍同時,也擴大了無線電通訊隊伍,成立了電務處,有600多人。首任處長宋侃夫,下設五部電臺,一臺臺長王子綱,二臺臺長蔡,三臺臺長宋侃夫(),四臺臺長游正剛,五臺臺長綠明德。至此,基本上每個軍有一部電臺,一臺和三臺隨總部及徐向前總指揮行動。王子綱同志技術全面,業務精通,既是臺長,又是工作人員,一直跟隨總部;三臺隨西北革命委員會省委和省蘇。由于人手少,技術力量不足,一、三臺常在一起工作,習慣稱為總部紅軍電臺。紅軍總部電臺先后于19336月和19349月進駐旺蒼地區。第一次,是隨總部來旺,總部在木門開了軍事會議。第二次,時間最長,達八個月之久,電臺設在原張家灣祠堂(現旺蒼敬老院。發起廣昭戰役后,前線指揮部設旺蒼城南南峰山廟子里,電臺亦遷移其中,徐向前、王樹聲、李先念等領導人均住廟內,指揮戰役。紅軍總部電臺第二次駐進旺蒼時,正是紅四方西軍取得反六路國攻勝利后,川陜蘇區更加昌盛時期過去,紅四方面軍偵察電臺無法把空中截獲到的敵軍電報破譯出來,對敵人的動態難以掌握。但是,有了廖承志帶來的破譯法” 以后,紅四方面軍偵察電臺就大顯身手。紅軍電臺在旺蒼時期,除勝利完成了指揮整訓廣昭、  陜南、  西渡品陵江等戰役的通訊聯絡任務外,還同遠在川南、貴州遵義的黨中央和中央軍委的電臺取得聯系,互相配合,破譯了許多敵臺情報、密碼。

    說到底,還是廖承志帶來的破譯法” 功莫大焉。

    清江書院:神秘的新犯人

    19349月,旺蒼縣清江書院(現旺蒼縣東河一小)川陜省保衛局里關進了一位神秘而特殊的人物--他就是廖承志。 當時,川陜省保衛局駐清江書院,這是一座臨街的兩套四合大院,在文昌街北端,座東面西,主建筑為4棟兩層樓房,有房50余間。

    由于廖承志能文能武,會寫會畫,知識淵博,才思敏捷,工作認真,堅持原則,對宣傳和工會工作很有經驗,加之正值風華正茂時期,所負責的各項工作都干得非常出色。省委召開常委會,常常是他作記錄,省委的不少文件也是他起草的。同時,他還經常為省委機關馬列主義夜校的學員講課。在他擔任工會宣傳部長期間,還負責主編川陜省總工會機關報《斧頭》,并親自刻蠟紙,搞油印。他常常在工作之余,發揮繪畫特長,繪制許多革命宣傳畫,連蘇區內廣為張貼的馬克思、列寧像也都是他繪制的。就連當時川陜蘇區的書報刊頭、封面和錢幣、票證圖案上的馬克思、列寧肖像,大多也都是他百忙中繪刻或按他的畫稿制版的。如今藏于中國革命博物館的川陜蘇區郵票上的馬克思像、巴中川陜革命根據地博物館的馬克思木刻像,以及存于旺蒼縣黨史研究室的《紅軍優待證》上和川陜蘇區紙幣一元券上的馬克思像,都出自他的手。技藝精湛,形神俱佳。因此,他得到了黨組織的信任與重托,贏得了同志們的愛戴和敬佩。也正因為這些,廖承志成了時任川陜蘇區最高領導職務的西北軍事委員會主席張國燾的眼中釘。加之廖承志在日常工作中敢于對張國燾一些過的做法提出不同意見,這就更使張國燾忌恨如仇,起了陷害之心。于是,1934年9月,張國燾等人在四川巴中縣川陜省委駐地后的娘娘廟里,清洗為名,不分青紅皂白,對廖承志進行審訊。給廖承志加上有國民黨潛伏特務嫌疑的罪名,下令將廖承志拘禁起來,嚴加審訊,并開除了他的黨籍內定槍決1934117日,張國燾在巴中召開的川陜省第四次黨代會上,廖承志形成了正式的處理決定

    當時,紅四方面軍正開始實施依托老區,發展新區的川陜甘計劃,川陜蘇區黨政軍首腦機關及紅軍主力西遷旺蒼城。廖承志亦被押至旺蒼,禁閉在城內清江書院川陜省保衛局里。廖承志禁閉旺蒼期間,被武裝看管著,他仍不停地為蘇區辦報刊、刻蠟紙、寫標語、搞油印,他還任勞任怨地為川陜省工農銀行造幣廠設計著各種各樣精美的貨幣圖案。

    川陜省工農銀行造幣廠,又名紅四方面軍造幣廠,它和廖承志基本上是同一時間轉移到旺蒼的,位于今天的旺蒼黃洋鎮爛槽溝。

    黃洋鎮離縣城僅9公里,面積106平方公里。因以前居住黃、楊二姓人家而得名。境內有大規模溶洞群,形形色色的鐘乳石千姿百態。早在1933年,紅軍就在這里設置了店子壩、爛槽里兩個鄉蘇維埃政權。爛槽溝三面環山,一面臨廣巴要道,既方便交通又利于隱蔽,是一個安置紅軍造幣廠的理想之地。

    紅四方面軍造幣廠在黃洋鎮的廠區占地面積約700平方米,建筑面積約500平方米。坐西向東,四合院布局,建筑由門廳、正房、及南、北廂房組成。穿斗梁架,單檐懸山式屋頂,小青瓦屋面。如今,盡管這里已是一排排嶄新的農家小院,碧綠的阡陌稻菽,但從保存下來的舊址中,人們仍然可以看到當年紅軍夜以繼日生產貨幣的歷史遺跡。

    紅軍造幣廠從通江遷來后,工人們邊安裝,邊生產,繼續鑄造銀幣、銅幣,印制紙幣和少量布幣。銀幣、銅幣車間和保管處設在爛槽溝楊家院子,紙幣、布幣車間設在張家大院。造幣廠下屬的生產股、制模股、修理股、生活管理股也設在張家大院和相鄰的幾個院子里。由于當時戰爭形勢緊迫,工廠實行每日三班8小時輪班作業、超產得獎制度。僅4個月就趕造了銀元2萬多元、銅元1萬多元,以及大量的紙幣和布幣。還仿制了相當數量的袁大頭、孫小頭及四川漢字銀幣,這些貨幣在川陜蘇區廣泛流通,徹底改變了當地自給自足的實物經濟

    今天木門軍事會議陳列館里,還珍藏著十分珍貴的紅軍貨幣。人們在這里可以看到,川陜蘇區各種貨幣票面的設計和印刷,都具有鮮明的政治色彩和精湛的藝術價值。這些貨幣的票面上有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字樣,還有由錘子、鐮刀組成的中國共產黨黨徽圖案。布幣、紙幣壹圓券上,有馬克思、列寧、斯大林的頭像。紙幣叁圓券上,印有列寧的半身像,他身著黑呢西服,系紅領帶,左手拿講話稿,右手揮動拳頭。金屬硬幣上鑄有全世界無產階級聯合起來土地歸農民,政權歸蘇維埃等文字和紅旗、鐮刀、斧頭、五角星等圖案。在蒼溪縣文管所收藏的紅軍布幣就有1420余片殘損的布幣數千片。這些布幣有紅、白、藍3種顏色,分為壹串、貳串、叁串3個品種。布幣的正面上方是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字樣,中間為鐮刀、斧頭、五角星、拳頭組成的圖案,下排注明一九三三年;背面是黑體美術字增加工農生產,發展社會經濟字樣。

     

    據史料記載,這些圖案大多數是由時任紅四方面軍總政治部秘書長的廖承志親自設計的。

    19354月中旬,紅四方面軍造幣廠隨主力紅軍撤離旺蒼,出發長征。造幣廠的機器設備用了20多匹騾馬拉到旺蒼壩東河岸邊,因不便轉移,工人們只好將大部分機器沉到東河的亭子沱和馬家渡的深潭中,只帶走了較為新式的印鈔套版。1935年七八月間,川陜蘇區貨幣停止發行,紅四方面軍造幣廠結束了她的歷史使命。

    《旺蒼縣志》記載,民國23年(1934)冬,紅軍工農銀行造幣廠由通江分期遷至旺蒼今黃洋鎮太陽村,繼續制造各種紅軍貨幣(簡稱蘇幣)。當時旺蒼市面常見的以布幣二串和三串、銅幣二百文和五百文較多,亦有紙幣一串、一元和銀幣一元流通。民國24年(1935)春,造幣廠隨軍轉移離開旺蒼,蘇幣停止制造、流通。 或許是一種歷史巧合,紅四方面軍造幣廠撤離旺蒼31年后,20世紀60年代中期,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下屬六大印鈔廠之一--東河印制公司又在這里誕生,開始續寫中國貨幣歷史上的新傳奇……

     

     一張珍貴的歷史照片

     

    2014731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87周年即將到來之際,江蘇南京一位民間收藏家吳巖公布了一批我軍在各個歷史時期的珍貴照片。這一組由新華社通稿發布的珍貴照片,標題為:那些令人難忘的歷史瞬間

    在這一組珍貴照片中,第一張就是廖承志在旺蒼拍攝《旺蒼壩紅場》

    照片的內容19338月在四川廣元縣旺蒼壩財神廟蘇維埃紅場舉行的中國工農紅軍成立紀念日慶祝活動。

    《旺蒼縣志》記載,民國23(1934),川陜省俱樂部秘書長廖承志(化名何柳華)來旺蒼壩,帶一部德國相機拍攝的《旺蒼壩紅場》,現珍藏于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

    《旺蒼縣蘇維埃志》記載,旺蒼各級蘇維埃政府根據上級規定,縣、區、鄉般均設置了紅場,有些村也有紅場。紅場專供體育活動和軍事訓練之用,規模大小不一,設置各異。有籃球場,有跳高跳遠的沙坑及杠架、平臺、天橋等運動器械紅場里開展的軍事體育訓練,般是由縣軍區指揮部、紅軍負責。19337月初,廣元縣蘇維埃政府將龍譚街財神廟旁的大壩子辟為紅場,并在壩子頭上筑起一個平臺,上建一個垛,上書紅場兩個大字。這里經常是大會廣場、軍事訓練和軍民鍛煉身體的運動場,每當下午和晚飯后,紅軍和地方蘇維埃機關干部到紅場參加體育活動,附近群眾有去圍觀的,也有去參加的。逢場和開會,去紅場的人很擁擠,參加各種活動的人也多。

    從這個珍貴的歷史照片中,我們還可以讀出許多重要的歷史信息。

    首先是《旺蒼縣蘇維埃》記載旺蒼紅場在壩子頭上筑起一個平臺,上建一個垛,上書紅場兩個大字。根據照片的背景資料看,旺蒼壩紅場其實就是當時的財神廟對面的大壩子紅場二字在財神廟的大門上。當時的財神廟還是紅四方面軍31軍的軍部,但是門口沒有31軍標志。照片還原了部分歷史事實。

     

    更重要的是近年來,許多資料、文獻、網站都公開宣傳,廖承志纏索戴枷緊銬雙手長征的。他們的依據主要是1935年,廖承志在四川境內,寫下了《戴枷行萬里》這首詩:

    莫蹉跎,歲月多。

    世事渾如此,何獨此風波。

    纏索戴枷行萬里,天涯海角任銷磨。

    休嘆友朋遮面過,黃花飄落不知所。

    嗚呼,軀殼任它溝壑填,腐骨任它荒郊播……

    對于是否是緊銬雙手纏索戴枷走完長征的,公生前也沒有公開承認或者否認。

     

    這也引起了一些文史愛好者的質疑。從公在旺蒼清江書院“囚”期間,可以出來拍照片、畫畫等活動看,他當時在武裝人員看管下還是有一定范圍的自由。有兩個理由。1935122日,黨中央和中央軍委給在旺蒼的紅四方面軍總指揮部發電令:要紅四方面軍策應中央紅軍在宜賓和瀘州之間北渡長江入川。廖承志欣聞這一消息后,連夜畫了一幅紅一、四方面軍隔江握手的宣傳畫,歌頌遵義會議后,以毛澤東同志為首的黨中央的英明領導,指出了一、四方面軍只有團結戰斗,才能取得革命勝利的前景;同時也表明了他雖身陷囹圄,但想到的不是個人安危,而是革命的前途。這種難能可貴的共產黨員的博大胸懷,令人肅然起敬。

     

    還有一個理由是,當時鄂豫皖蘇區肅反被抓的干部黨員大多都被殺害了,廖承志能夠幸免于難,除了他父母的聲望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廖承志的繪畫才能。鐵竹偉在《廖承志傳》一書中說:張國燾之所以沒殺廖承志,除了他的家世,除了共產國際和黨中央的壓力,頂實際、頂重要的還是他會刻蠟版,會畫畫,張國燾在根據地要印行鈔票,都離不開他。

    所以說,纏索戴枷緊銬雙手等都是無法干這些事情的。在旺蒼是這樣,在長征中也應該是這樣。這樣看來,公開質疑公是否是纏索戴枷緊銬雙手長征也不是沒有原因。19354月中旬,川陜蘇區大本營撤離旺蒼,起步出發長征。廖承志作為囚徒,被張國燾派人緊緊監視著,隨隊伍長征。

    對于廖承志的處境,毛澤東、周恩來非常關心,長征路上一直在打聽他的消息。19362,毛澤東、周恩來在陜 北特意請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林育英 (張浩以共產國際代表團名義電示張國燾,批評鄂豫皖肅反頗多,的錯誤和擴大化,至一營一連被捕”; 同時明確提出鑒于歷史教訓,盼兄負責檢查,使擴大化、偏見與單憑逼供刑訊等錯誤早告肅清”; 對廖承志須保全其生命,并給以優待,此為代表團所切囑。這使張國燾更不敢輕易殺害廖承志。但是,張國燾并沒有檢查自己在肅反工作中的擴大化錯誤,仍然繼續監禁廖承志。193610月,紅一、二、四方面軍在黃河以東的甘肅會寧會師。在黨中央的過問干預下,張國燾不得不解除對廖承志、羅世文、朱光、李春霖等人的監禁,撤銷處分,恢復黨籍。這是后話。

     

    參考資料:

    1、《蔡威:為紅軍長征打燈籠的人》,作者:陳國秋,《福建黨史月刊》2009年第17

    2、《旺蒼縣蘇維埃

    3、《旺蒼縣志》

    4、《廖承志:多次被捕 帶手銬走完長征》,作者:沈容

    5、《紅四方面軍戰史參考資料》

    6、《廖承志的一生》,新華社出版1984年版

    7、戰火中的紅四方面軍造幣廠》,作者:何廣華 何明圓2014061311:03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8、《我軍在各個歷史時期那些令人難忘的歷史瞬間》,20140801,人民網

    9廖承志參加中國共產黨的年、月和介紹人系根據新華通訊社編發的《廖承志的一生》所載。

     

     

    (編輯:作家網)
      總訪問量:92395  當前在線: 24302
    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ICP/IP備案號: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31號 郵編:100083 電話:010 6655 4693 傳真:010 6655 4693 主編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枣庄 | 丽水 | 库尔勒 | 白山 | 酒泉 | 邹平 | 西藏拉萨 | 甘孜 | 抚州 | 衡阳 | 雅安 | 安徽合肥 | 包头 | 三亚 | 绥化 | 铁岭 | 邹城 | 慈溪 | 赵县 | 咸宁 | 枣阳 | 毕节 | 兴安盟 | 任丘 | 黄南 | 广元 | 醴陵 | 张北 | 沧州 | 沛县 | 曲靖 | 巴彦淖尔市 | 河源 | 赣州 | 宜昌 | 克拉玛依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连云港 | 伊犁 | 亳州 | 张北 | 黄冈 | 博尔塔拉 | 济南 | 海东 | 玉树 | 喀什 | 金坛 | 崇左 | 江西南昌 | 乌兰察布 | 巴中 | 大庆 | 明港 | 广元 | 台州 | 湘潭 | 台中 | 马鞍山 | 四平 | 黄山 | 株洲 | 辽源 | 昌吉 | 保定 | 昆山 | 瑞安 | 喀什 | 喀什 | 大连 | 包头 | 宜春 | 金坛 | 曹县 | 山西太原 | 天水 | 玉树 | 乌兰察布 | 福建福州 | 鹤壁 | 赤峰 | 衢州 | 澳门澳门 | 博尔塔拉 | 阿克苏 | 广元 | 黄山 | 莒县 | 白城 | 临汾 | 黔东南 | 安阳 | 辽源 | 禹州 | 乐清 | 怒江 | 海南 | 阜阳 | 大同 | 新沂 | 绵阳 | 咸宁 | 儋州 | 琼海 | 牡丹江 | 运城 | 吐鲁番 | 湘潭 | 永新 | 临汾 | 葫芦岛 | 宁夏银川 | 咸宁 | 湖州 | 惠东 | 垦利 | 德阳 | 阿拉尔 | 巴音郭楞 | 孝感 | 滨州 | 蚌埠 | 五指山 | 湖南长沙 | 绵阳 | 馆陶 | 北海 | 绵阳 | 怀化 | 湘西 | 瓦房店 | 绵阳 | 安徽合肥 | 玉溪 | 三门峡 | 梅州 | 大庆 | 新余 | 基隆 | 南通 | 章丘 | 平潭 | 灌云 | 神木 | 衡阳 | 沧州 | 包头 | 宿州 | 黄石 | 永州 | 郴州 | 湘西 | 怀化 | 临猗 | 阿克苏 | 沭阳 | 梅州 | 泰州 | 迪庆 | 东营 | 鄢陵 | 顺德 | 张家界 | 博尔塔拉 | 白城 | 白城 | 宜都 | 张家口 | 安徽合肥 | 舟山 | 怒江 | 海宁 | 大庆 | 唐山 | 铁岭 | 义乌 | 茂名 | 咸阳 | 吐鲁番 | 灌云 | 丹阳 | 济南 | 三明 | 淄博 | 台湾台湾 | 垦利 | 黄冈 | 安徽合肥 | 海东 | 澳门澳门 | 仁怀 | 台南 | 宜昌 | 遂宁 | 河南郑州 | 靖江 | 霍邱 | 乐山 | 白城 | 张掖 | 铜陵 | 大丰 | 黄石 | 神农架 | 大庆 | 东海 | 东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