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ocaq"></menu>
  • <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nav id="wocaq"></nav>
    <xmp id="wocaq"><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menu id="wocaq"><strong id="wocaq"></strong></menu><xmp id="wocaq"><menu id="wocaq"></menu>
    <nav id="wocaq"></nav>
    用戶名   密碼        找回密碼  
     

    跟會

    發表時間:2019年05月27 作者:楊廣虎點擊:302次 收藏此文

                     跟  會                                                                       

                          楊廣虎  


    今年西安的天氣太怪,冷熱變化很大,昨天還穿著羊毛衣,今天又一下子竄到38度,大街上行人稀少,熱氣蒸騰,人們都躲到山里去避暑。母親從西府鄉下打來電話問:“端午節馬上到了,麥子收完,回來跟會不?”我無言以答,整天忙忙碌碌,不知道究竟為了啥。從西安到寶雞家鄉不過百余里,但一年很少回去。   母親所說的“跟會”,是關中方言,大體意思就是“跟集”,趕大集,但相同又不同,“跟會”的“會”比“集”要大得多,隆重得多,內容豐富得多。過去,為了物資交易方便,方圓百里,村民自發組織,每個不同小鄉鎮逢單或者逢雙有“集”;“會”,也算民間組織,一般借用廟會、古會,固定農(古)歷日子,每個村鎮輪回,日子互不沖撞,一年或者幾年才舉辦一次,要請名角,唱大戲,演電影,玩雜耍等等,熙熙攘攘,物資交流,商販云集,小吃遍地,人聲鼎沸,好不熱鬧!時間一般為農閑、忙罷,三至五天,是說媳婦,走親戚的好日子,也是農村青年男女背見、遇面,自由戀愛的好時機。  老家在天府關中,西府寶雞的塬上橋鎮嘴頭村。塬叫賈村塬、蟠龍塬,西平塬、大蟲塬等,民間傳說紛紜,文物古跡眾多,歷史文化積淀深厚,不再贅述。塬位于寶雞市北部,東起千河,與鳳翔塬隔河相望;南依渭河,與秦嶺對峙;西至金陵河,與陵塬為鄰;北靠千陽嶺,與吳山相連,東西寬約15里,南北長約30里,宛如一條巨龍蜿蜒起伏,橫亙于關中大地,龍頭就在這個塬西南部渭河北岸的蟠龍山,龍尾就在北部緊靠山區的汧河西岸的龍尾村。在這塊風水寶地,有十余萬人在此居住。天氣尚好之時,可遠望千渭交匯,八百里秦川。塬包含蟠龍鎮,賈村鎮,橋鎮三個鎮100多個自然村,過去屬于寶雞縣管轄,現在寶雞縣改陳倉區,橋鎮、賈村合為賈村鎮,屬于陳倉區管轄,蟠龍鎮屬金臺區管轄,正在建設新區,高樓林立,工地不少,沒有往日的寧靜。塬上賈村鎮形成集鎮,始于明末,興盛于清代。塬,屬于渭北臺塬,塬上一馬平川,四周溝壑縱橫,典型的黃土高坡地貌;自古塬上缺水,屬于旱塬,靠天吃飯,但民風淳樸,人杰地靈,勤勞細發,性格倔強。清同治年間“鳳翔回亂”,“民國十八年,天大早,全年無雨,渭水涸竭,車馬通行,禾苗枯死,顆粒無收,畝地換小麥一斗,草根樹皮食之殆盡.災民為了生存,拆房賣地,鬻妻賣子,換糧糊口。無奈中壯者外逃求生,弱者坐以待斃,乞討者甚多,餓殍遍野。” (《寶雞縣志》)等歷史上幾次較大天災人禍,加上風災、雹災、蟲災、瘟災、水災、火災、兵匪之災等等一同降臨,經歷滄桑,但世代繁衍,頑強生活,一直至今。  我從小在塬上生活,親戚朋友,活動區域也一般在以村為中心,方圓十里的范圍。雖然塬下是繁華的寶雞市,直至小學畢業,我沒有去過市區。倒是經常跟著爺婆(婆,寶雞方言,奶的意思)跟集、跟會,提著大麻花走親戚,吃臊子面,站在舞臺下面看秦腔,去白荊山燒香,聽過一些吳山土匪殺人越貨,點天燈的故事。   母親所說的“跟會”,還有一層意思。即農歷七月十二,橋鎮物資交流大會到了,九月十三陵厚寺“刀山會”要到了,希望我借著“跟會”回家一趟,我懂得。   我們村不大,且不富裕,自己很少“過會”,基本都是“跟會”。村里的老人,一般去附近的地方跟會,坐著“蹦蹦車”或者步行,包括纏著裹腳的婆門,懷著一顆虔誠的向善之心,從來不辭辛苦,長途跋涉去用多年積攢下來的錢,燒香拜佛,祈福家庭平安吉祥。在田間地頭,鄉間小路上,經常可以看見“跟會”的老人,吸拉著長長旱煙袋,戴著圓石頭眼鏡的老漢和拄著棗木拐棍,頭頂帕帕手巾的小腳老婆,奔走相告,腳步匆匆。從農歷正月初九的縣功碧峰寺古廟會、正月十四赤沙血社火古廟會、正月十七陳村古會、三月十二白荊山古廟會、四月初一的鳳翔靈山古廟會、四月八的虢鎮古廟會、七月初一縣功西陽洞古廟會、七月十二橋鎮古會、九月十三陵厚“刀山會”等等,還不算一些自然村的“會”,演皮影、木偶戲,吼“西府曲子”,幾乎一年四季,周圍都有,有時候還遠赴岐山三月初十周公廟會。在受周禮文化影響較重、交通、環境、文化等相對封閉,人們娛樂休閑生活較少的日子里,舉辦廟會、鄉黨們一起去“跟會”,便于物資、貿易往來和交流,也增進了大伙的感情,在農耕文化背景之下,絕對是老百姓的一次放松和狂歡。   我們村離橋鎮、陵厚很近,一般要去這兩個地方“跟會”。   農歷七月十二,正是夏收結束,麥收糧倉之后,人們忙罷,便在鄉鎮所在地橋鎮村舉辦。從橋鎮村唱戲的舞臺到初中,大約有四五里路,沿路兩旁,全是商販的攤點,賣布匹的、賣瓜子的、賣雜貨的,賣老鼠藥的,炸油糕的,烤羊串的,縫衣服的,販賣牛羊的,打鐵的,捏泥人的,吹糖人的等等,各種農副商品應有盡有,空氣中充滿著各種油炸鄉土的味道,人們黝黑的臉上洋溢著各種不同的笑容。除了小吃美食,有時候還耍社火、踩高蹺、賽鑼鼓,比刺繡。橋鎮離家只有二里路,我是一個小孩,老人叫的“碎娃”,跟著大人在街上走來走去,最后站在舞臺下面看秦腔。西府秦腔,又叫“西路梆子”、“西路戲”、“西路秦腔”、“老秦腔”等,在寶雞擁有大量的“粉絲”和人氣,“會”由村民自發組織,錢款自籌,唱戲也有講究,第一天要請神,最后一天要送神,上午、晚上唱本戲,下午唱“折子戲”,老人叫:“西安亂彈”。陳仁義、郭明霞、肖若蘭、李愛琴、劉茹惠等等秦腔名家都在這個鄉村小舞臺上唱過,尤其是前排,一旦“名演”出場,臺下人面宛如潮水涌動,都爭著搶先觀看,梢子功、帽翅功、鞭掃燈花、頂燈、咬牙、耍火棍、跌撲、髯口、蹺工、獠牙、水袖,頂燈,吹火等等,看得人如醉如癡,披紅掛彩,鞭炮陣陣,全然不顧維持秩序的用竹竿在頭上敲打,回家才發現,頭上已經起了幾個包,疼痛好幾天才消腫。即使天空暴雨來臨,人們站立在泥濘的舞臺下面,雕塑一般,紋絲不動,任憑雨水澆灌,不時哼哼幾句,對秦腔的熱情絲毫不減。用老百姓的話講,“這個戲迷客,看進心里去了。”   我隨大人“跟會”,中午提上一捆麻糖(麻花)就去當地的親戚家吃飯。先要吃一碗臊子面墊底,家鄉的臊子面不同于岐山的“紅油酸辣”,也不同于長安的由雞或豬的骨頭熬成的“高湯”不酸的臊子面,有點像扶風、乾縣一帶的,保持原汁原味,色味較淡,賢淑端莊的女主人親自掌勺,用干柴慢火燒著風箱,大黑鐵鍋開水翻滾,手工搟面,面薄條細、筋韌光滑、湯寬面少,只吃面不喝湯,“漂湯”一般有韭菜、蔥花、豆腐、黃花菜、攤的雞蛋切成菱形,辣子自家地里雞糞作肥生產,醋也是自家紅高粱釀制,澆上黑土豬肉燣的臊子,有“薄、勁、光、煎、稀、汪、酸、辣、香”的味道,主要還是酸、辣,好在油潑辣子自己放。然后過上一半個小時,正式吃飯,早先是十大碗,后來是“十三花”,再后來講究“八涼八熱”,“西府肘花”,“拉絲紅芋”、“驢金錢肉”等是舌尖最美的食品,暈素搭配,喝酒吃飯,有美食,有西風美酒,劃拳猜令,一醉方休,最后還要吃上一老碗干面,才心里受活。   有時候,天天去“跟會”看戲,不好意思去親戚家了,就在戲場上咥上一碗油潑扯面,或者臊子揪面片、豆花泡饃,手工菠菜面、拉條子、削筋面、搓搓面等等,節省時間,也滿足了自己的食欲。   陵厚既是寺名,也是村名。位于賈村塬中部,古時稱證果寺,后來被改作學校,村以強、翟、李為大姓。證果寺舊址位于陵二村,原陵厚小學與賈村高中附近,山門在兩所學校大門中間。其刀山香火大會曾經名揚西府,民國22年古歷十月十五舉行,由寶雞縣十二區區長強毅及地方名流容儒等人籌辦。刀山高約50米,由四根連接成約55米的巨形木柱搭成,四柱各綁鍘刀90把,共360把。四高柱頂端以橫木固定,交叉處倒縛方桌一張,四條腿上各插彩旗一面,為此買空了寶雞、鳳翔、虢鎮、陳村、賈村等市鎮的麻繩,借空了賈村塬各村各戶的鍘刀。趕會這天,本縣以及鄰近各地的豪商巨賈、善男信女群集陵厚寺,爭睹上刀山。西府秦腔名旦李嘉寶之弟、善演武生戲的李碎寶與其50多歲的師父王吉林袒胸赤足,頭挽神仙發式,肩披紅綢當眾上了刀山。李嘉寶還在現場表演了“掛筋戲”絕活。以后,刀山香火大會很少舉辦,舊址也被改造成學校。據說,“上刀山”是流傳于寶雞農村的一種祈福還愿活動,陵厚寺、渭河南的斜坡村以及硤石的趙家坡村等地都曾舉辦過刀山會,以陵厚寺的刀山會聲勢最為浩大。解放后,“上刀山”被當作封建迷信活動被禁止,連表演的工具包括服裝、刀、書籍等大多被毀掉了,幾乎沉寂。直到1995年后,渭河南岸的斜坡村、任家山、姜家塬、祁家溝陸續有了上刀山表演。   我在上中學的時候,有幸看過陵厚的“刀山會”。比起以后在旅游景點上看過的苗族“上刀山”要高得多,全國其他一些地方,也有類似民間表演,但不身臨其境,不知其兇險刺激。陵厚寺每三十年舉辦一次“刀山會”,一大早,老百姓便從四面八方涌來一睹為快,整個塬上、塬下,聞訊而來的人群有幾萬人,就等著看熱鬧。手持香蠟紙表的善男信女先去寺里敬神燒香、祭祀神靈,我擇一塊較高的地方準備看震撼人心的“刀山會”。   遠遠望去,場面壯觀,“刀山”上彩旗飛揚,呈寶塔式,和西安的大雁塔差不多高,空曠遼遠的天地中尤顯巍峨高大,雄偉壯觀,上高十五丈,下深一丈,用四根各十六丈長的大木柱搭成。木柱下粗上細,下面直徑三尺,上面直徑有一尺。架子四面各綁有九十把鍘刀,鍘刀共有三百六十把,鍘刃向上,鍘背朝下,相距二尺,刀光凜凜,讓人不敢聲息,整個會場鴉雀無聲。兩位表演者袒胸赤足,頭挽神仙發式,肩披紅綢,步入刀山之下,爬刀梯,雙腳在地下輕輕一點,一個燕子鉆天勢,騰空上了刀山。表演者雙手,搬著笫三層鍘刃,胸貼著笫二層鍘刃,腳踩著笫一層鍘刃,在刀山上做著多種高難度的動作,一會兒“玉龍鉆洞”,一會兒“鷂子翻身”,每上一層,頭從刀刃中鉆出,來個“蝎子倒卷尾”,身手敏捷,姿態優美,引起眾人眼花繚亂,驚嘆不已,掌聲如鳴,還有鑼鼓加油,聲震于天。圍觀群眾,人山人海,不停喝彩,歡呼雷動。“娘(nia)娘(nia),我的老天!”有的人嚇得不敢正眼看,低著頭,又不甘心。下來后,表演完畢,表演者要出示手掌腳板,表明沒有任何傷痕。據說,為了檢驗這鍘刀刃是否鋒利,圍觀的村民們往往會圍在刀架子前,拿著繩子在刀刃上測試,但繩子都應聲而斷。這就是塬上最著名的證果寺刀山香火大會。這種民間絕技,原以“驅邪保平安”為目的,后來慢慢成了一種文化鄉村記憶。   村里老人講,上刀山,是寶雞民間藝術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有著豐富的文化內涵,歷經百余年的傳承流變,神奇而絢爛,而且有許多規矩。過去凡上刀山者和保山的陰陽,必須于頭年冬至上寺居住。要獨有一間房子,坐靜、專念《鐵山鎮》經文。忌口齋戒,早晚淋浴,不上罷刀山,不準出寺回家。如今,雖沒有那么嚴格的禁忌,但至少也要在一周前,沐浴更衣,不近女色,清心寡欲,不啖牛、魚、狗肉。   上刀山,規模小的,一兩人可以。規模大的,也可以四個人同時從四面上刀山。并根據“小年三十六,大年七十二”的刀把數確定架子的高低,一般架子高18米,鍘刀的擺放有兩種形式:一種是平放,一種是兩刀交叉。在梯級的左端,還要鋪一段刀路。整個刀架子上扎有黃、紅、綠、藍的各種紙花和神符小旗。豎立起的刀架子就像筆直的“天梯”,聳立在高空。接著是起壇請神,上刀山的人要凈手焚香,默念咒語,先拜康王老祖,乞求老祖保佑,傳授上刀山秘訣,再拜東、西、南、北、中五方。接下來,舉行打卦封刀封四柱儀式。把供奉在斗壇上的那把鍘刀放置在紅布上,上刀山的人一個口含法水對鍘刀噴灑,另一個人及時把鍘刀翻轉過來,保證兩面都要噴灑到。同時打卦,得陰卦后,表示老祖傳授上刀山秘訣成功,并祝賀“秘訣到手四方可走”等吉利話。然后再繞刀架子走八卦,喝一口法水,噴吐出去,意念中一口法水要直達刀山頂端,也就是所謂的封四柱。最后,方才可以上刀山。在完成一系列的祭拜儀式后,一名或者幾名勇敢者穿著古老的服飾,圍著刀架子繞一周邊念咒語,然后背負背面和紅布條,赤足裸掌,手腳并用,緣刀刃徐徐而上,而后在刀山頂端再拜五方,然后相向交換,又徐徐而下。     這就是“真功夫”,靠的是膽大心細,手腳靈活。“上刀山、下火海”,形容人意志堅定,在所不辭。這些表演者,成了我們孩子心目中的“大英雄”,無論遇到怎樣艱難坎坷,一想到“上刀山”,一切便迎刃而解。  在陵厚寺現存的一塊賈村塬名門望族容氏的書法碑刻。該碑放置在陵厚寺睡佛殿前的墻角,上半截缺去一個大角,所幸下半截保留完整。碑文刀口較淺,行楷字體,書法秀麗遒勁,讓人賞心悅目。落款字跡顯示,擔綱碑文撰寫并書丹的是寶雞清末民初書法名家容儒先生。從殘存的內容看,這是一塊容儒為記載民國時期陵厚寺上刀山盛會而撰寫的石碑。參照碑文及地方文史資料記載,陵厚寺刀山會在1932年的盛會過后,容儒親筆撰文,書寫了這篇碑記。   二十多年來,我經常回家路過陵厚、橋鎮等村,唱戲的舞臺四周蓋滿了房子,空蕩蕩的,過去偌大的廣場顯得逼仄不堪,有的舞臺也被日塌完了;我覺得,鄉村舞臺一直中國農民心中的精神支柱,鄉村文化的繼承、展演、發展之地。好多年,沒有唱戲了,老人講,年輕人進城打工忘了祖,不愛回家,也不愛看秦腔,也沒有人出資弄這些事了。  今年,我一定要回去“跟會”。我在電話中,告訴母親,不知道還能不能吃到童年的味道,看到“刀山會”上心中的“英雄”?鄉村要振興,文脈今何在?記的,幾年前,母親來西安一直吃不慣,說吃和沒吃一樣,我領著去大雁塔,看著“陜西戲曲大觀園”高大的臉譜愣神,在雁塔十字附近的永豐岐山面館美美咥了一碗煎火的臊子面,長長嘆了口氣,才心滿意足,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2019年5月25日匆于長安

    +1 1


    收藏收藏





    評論

    舉報

    近頂閣主

    近頂閣主 當前在線

    查看詳細資料

    312主題2402帖子5992積分

    駐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沙發

      發表于 半小時前 | 只看該作者

            nia nia ,你這一篇文章,詳細得就像賈村塬,溝溝坎坎啥都有,看完全篇,比咥了一碗臊子面還嵌和。對于賈村塬,我是有感情的。以前,在還沒有大開發的時候,我曾騎著自行車,從寶雞市十八孔橋這里上蟠龍塬,



      (編輯:作家網)

      上一篇: 大河走筆

      下一篇: 八面山的另一面

        總訪問量:92395  當前在線: 24302
      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ICP/IP備案號: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31號 郵編:100083 電話:010 6655 4693 傳真:010 6655 4693 主編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济宁 | 恩施 | 温岭 | 张家口 | 乐平 | 湖州 | 钦州 | 琼中 | 柳州 | 台湾台湾 | 伊犁 | 玉环 | 葫芦岛 | 张家口 | 仁怀 | 无锡 | 荆州 | 邹城 | 东海 | 常德 | 定州 | 揭阳 | 遂宁 | 镇江 | 长葛 | 自贡 | 三门峡 | 酒泉 | 珠海 | 德阳 | 招远 | 贺州 | 遵义 | 雄安新区 | 永新 | 丹阳 | 秦皇岛 | 遂宁 | 揭阳 | 襄阳 | 招远 | 泰州 | 单县 | 本溪 | 菏泽 | 大庆 | 芜湖 | 佛山 | 邹平 | 龙岩 | 天长 | 黄石 | 周口 | 阜新 | 临汾 | 杞县 | 通化 | 衡阳 | 包头 | 鄂州 | 毕节 | 梧州 | 乌兰察布 | 吉林 | 杞县 | 日土 | 晋江 | 牡丹江 | 宜春 | 沭阳 | 岳阳 | 宿迁 | 铜川 | 临汾 | 淮安 | 临沧 | 普洱 | 瓦房店 | 巴彦淖尔市 | 遂宁 | 台中 | 濮阳 | 安康 | 九江 | 阿拉善盟 | 万宁 | 鹰潭 | 溧阳 | 曹县 | 沛县 | 扬中 | 武威 | 宁国 | 建湖 | 宿州 | 章丘 | 随州 | 十堰 | 江西南昌 | 厦门 | 桓台 | 兴安盟 | 通辽 | 乐清 | 南通 | 启东 | 长葛 | 绥化 | 琼海 | 高密 | 阿坝 | 平顶山 | 屯昌 | 绥化 | 瓦房店 | 长垣 | 柳州 | 澄迈 | 本溪 | 泉州 | 平顶山 | 本溪 | 连云港 | 吴忠 | 三亚 | 保亭 | 溧阳 | 永新 | 章丘 | 通化 | 沧州 | 菏泽 | 章丘 | 揭阳 | 海门 | 黄冈 | 迁安市 | 海拉尔 | 林芝 | 荆州 | 台南 | 灌南 | 河源 | 大庆 | 大庆 | 莱州 | 瑞安 | 海西 | 张家界 | 甘南 | 嘉峪关 | 五指山 | 扬中 | 果洛 | 衡水 | 溧阳 | 衡水 | 石嘴山 | 神木 | 安徽合肥 | 新疆乌鲁木齐 | 汝州 | 日喀则 | 鄂州 | 深圳 | 宁夏银川 | 大同 | 咸阳 | 黔东南 | 自贡 | 唐山 | 宣城 | 黔南 | 乐清 | 新乡 | 海宁 | 红河 | 湖州 | 鄢陵 | 张掖 | 嘉兴 | 邳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浙江杭州 | 荆门 | 庆阳 | 阿拉尔 | 云浮 | 黔西南 | 自贡 | 武夷山 | 赤峰 | 临汾 | 莒县 | 黔西南 | 包头 | 盐城 | 简阳 | 资阳 | 松原 | 孝感 | 吉林长春 | 瑞安 | 海宁 | 宁波 | 如皋 | 辽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