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ocaq"></menu>
  • <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nav id="wocaq"></nav>
    <xmp id="wocaq"><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menu id="wocaq"><strong id="wocaq"></strong></menu><xmp id="wocaq"><menu id="wocaq"></menu>
    <nav id="wocaq"></nav>
    用戶名   密碼        找回密碼  
     

    八面山的另一面

    發表時間:2019年05月29 作者:菡淤點擊:391次 收藏此文

     

    八面山與天下的山有點不一樣。所以我說,八面山不止“八面”,它還有另一面。當然,只有驢友才有可能獲得認識八面山“另一面”的機緣

    八面山,主體在郴州市桂東縣西北部處于南嶺緯向構造帶的相對隆起帶和新華廈構造系相對隆起帶的復合部位2042米的主峰故有八面山,離天三尺三”之稱。由于氣候條件,裸露山體呈現線狀片狀侵蝕和相當厚的風化殼。整個山系谷深坡陡、重巒疊嶂溝壑縱橫這是在山下、或在書本中對八面山的認識。實際上,八面山不僅僅如此。

    從天氣預報上看,52日至3日,八面山晴天無雨。我們一行25個驢友分乘5輛車從江西出發,計劃2日到達郴州資興市廟頭嶺的八面山下公路終點,午飯后再負重爬到八面山頂露營,3日早晨看日出。但八面山卻并不聽天氣預報的,到了行車終點,卻下起了小暴雨,我們從車上取下行李走進專門做驢友生意的這家獨一無二的驛站,一邊等飯吃一邊等雨停。天低得伸手可觸,霧罩得人透不過氣來。這種天氣,加上我們每人都有1520公斤的行李,登山只能是一種空想了。果然,八面山并不歡迎我們,到了下午六點,雨真的大了起來,我們只好打開行李起帳做宿營的準備。晚飯后,我們全體以熒光晚會的形式找樂。

    凌晨三點,隊長挨個帳蓬叫喊:“起來起來,打好帳蓬包裹,只帶吃的,準備輕裝登山!”。雨是真的停了!原來,八面山還是好客的,它只不過是逗著我們玩,“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么。

    我們草草吃過了早點,就背上食品、亮起頭燈、撥出登山杖,做好了出發的準備。一些年青的驢友躍躍欲試搶先走出驛站。燈光映出了驛站坪上的一片小水洼,這時,已經有人立在水洼的旁邊,伸手將向前行的驢友一一牽過去。越過這片水洼,登山就開始了。

     

     

    霧依然很重,經過眉毛,就成了大滴大滴的水珠。但這霧,我們自昨天下午就熟悉了,暫不說它,先說映山紅吧。

    穿過一片闊葉林,一枝映山紅伸在我們的頭頂,可謂是白茫茫中一枝紅。盡管這枝映山紅花瓣無力,顏色也退了許多,但我們每一個人都禁不住要伸手去撩撥撩撥它。我們的動作,使得花瓣紛紛墜落枝頭,但見瓣尖上的水珠先于花瓣著地,似乎向我們濺起一片“零落成泥碾作塵”的哀怨。顯然,映山紅的盛期已過去!難怪,隊長行前的一天會在群里說:映山紅可能已經開向尾聲了。

    終于走出樹叢,突然,一條蛇一樣不見尾巴的山脊飛瀉而下,溜到了我們的腳上,我們的驚嘆還來不及完成,一桿很富態的映山紅如開門而出的村婦,立在路邊迎候我們。雖然還是白霧濛濛,我們也舍不得閑置這桿映山紅的熱情,爭先恐后與它合影。我驚奇地發現:這桿遠遠高過人頭的映山紅,不但花成堆狀、色如紫煙,而且花瓣和花蕊均放射有力;我伸手撫摸得到的感覺是既有強度又有彈性,難怪這么多人與它親熱,竟然無一瓣花、一枚蕊掉下來。

    再往上走了一程,霧不知不覺的薄了,氣溫也覺得高了,我將長袖牛仔脫下放進了背包。這時,路邊的映山紅卻悄然多了起來。這里所說的多,不單指數量,顏色至少也多出了粉色和白色兩個品種。這艷這嬌、其情其狀,遠遠勝于被我們落在好幾個山坳后面的“富態映山紅”。

    愈往上走,天愈顯得清晰、高遠,甚至,我們已經看到了天的本色,也就是說,悄然之間,我們好容易從緾繞了近兩個小時的霧中突圍出來。而八面山這只天然大舞臺,主角從來就是當仁不讓的。霧才下場,映山紅們與我們爭速度似的,已從山下席卷而上,我們再一次陷入包圍,幸福地掉在脂粉堆中。

    向我們“進攻”的映山紅,堪稱“八國聯軍”。有的含苞欲放,似乎在唱“你不來,我不開”;有的獨具匠心,大概擔心我們露營,開成了“傷痕美術”油畫家何多苓的《帶閣樓的房子》;有的一手擎天,怕天塌下來,欲與八面山勢比高;有的勢傾朝野,唯恐人不知,無論是在陣容和勢頭上,還是在濃度和顏色上,一律宣告:唯我獨尊;紅的,紅絲待選;紫的,紫髯如戟;白的,白水鑒心;粉的,粉妝玉砌。

     

     

    前面說過“這霧,我們自昨天下午就熟悉了”,上了八面山,我才知道:八面山的霧,我永遠也熟悉不了!

    八面山的霧,花上一萬個字也說不清楚;但可以用一個字來說個大概,這個字就是:靜。無論是山下、山上、山窩中的霧,都是“靜”的,至少,它的“動”是不愿意讓人發現的。

    在這個春末夏初的季節,我看過多座大山的霧,如果有霧的話,全部是山下的霧稀、山頂的霧濃,并且,都是有速度的。比如:海拔2061的齊云山的霧,眨眼就來、稍縱即逝,它的速度只允許人把相機舉起來,當你自以為是的把鍵按下去時,進入鏡框的完全是面目全非的世界。齊云山的霧速象火箭;海拔1918武功山霧,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如果你要拍照,只要善于抓住機遇,目的是完全可以達到的。武功山霧速象動車;海拔2120的南風面的霧,若即若離、亦步亦趨有點緾人。如果在霧中發現了一處好景,又想將自己與好景融為一體的話,別急,待霧慢慢的走了再擺波勢,否則,腿要站酸、笑要掛僵。八面山霧速象老爺車

    但八面山的霧決不與眾山的霧雷同。

    八面山下的霧,濃得象綢子,在闊葉林和針葉林相間的區域,都是這樣的霧。這樣的霧,太熟悉、太平凡了,所以一開始不想寫它。但當我們走出喬木叢、進入以映山紅為主的灌木叢區域時,我們一行25人不約而同地匯成一片驚呼——哇塞!右側一條長約十公里的山窩躺著一支潔白無暇的雪糕,這支雪糕的最盡頭與拋在我們身后的大山、霧海、云天相連。

    這支“雪糕”其實仍然是霧,只是它怪得令人難以置信。

    首先是“潔白”得出奇。它的潔白,無法形容,一句話,比雪更白。我能想象到的白的東西,比如一級棉花、醫用藥棉都不能與它匹敵;剛剛被我們甩在身后的闊葉林和針葉林區域的霧,現在回頭還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與“雪糕”相比,它的“白”明顯的含著很大的“黃”的成份。同山、同霧,卻不同顏色。

    其次是“規矩”得出奇。“雪糕”躺的山窩,如一只巨大的“模槽”,“雪糕”顯得小了些,還留有很大的空間。“雪糕”躺了多少深度并不重要,但左右兩側的“模槽”側面,至少還有500米露給了藍天,這是“雪糕”平面距我們立腳的山脊線的高度。這么大的空間,它為什么不利用?卻讓這兩片山面“一絲不染”?還有,我們的腳下和身后,霧還在,只不過是薄了、遠了,它們為什么就不下到“模槽”里去?“模槽”里的“雪糕”又為什么不上來與山脊上的霧為“伍”?是堅守“井水不犯河水”的規矩?更奇怪的是,我們這條山脊線的左側,同樣是一只巨大的“模槽”,此刻卻根本沒有霧的影子,讓人一眼能望到底。我們身后的霧也好、右側“模槽”里的“雪糕”也好,為什么它們就不過家家,到左側的“模槽”去走一走、住一住?其實,路程一點也不遠,直線距離也就是1000米以內。

     

     

    在灌木叢與草地相接的地帶,除了草和千年灌木,就是石頭了。這里的石頭形狀,除了塊狀形的,天下所有的形狀,這里都已經具備,比如:石山、石樹、石柱、石扇、石筍、石,甚至還有一可容人穿越的“石筒”,盡管品種多得無以計數,但它們的皮膚卻是一樣的:紋路交錯、棱角分明。這主要得益于地質運動后的線狀片狀侵蝕”和“風化殼”。

    既然是這種石頭,為什么很多“石山”頂上都疊放著二層、三層、四層、五層甚至十多層的石頭?這些小到1公斤以下、大至以噸為單位的“堆狀物”是怎么形成的?

    如果說,“石山”在2米上下、疊放石頭在10公斤左右,我們可以肯定:這是人為的。

    但是,有許許多多高度在3米以上、沒有梯類工具根本不可能上人的“石山”頂上,依然可見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同類石料堆放物。這也是人為的結果?

    即便是這樣,還有一個問題需要回答:在這海拔超過了1500米的裸露山脊線兩側,山風豈能讓這些“堆狀物”“穩坐江山”?

    更奇的是,有兩處這樣的“山”頂上還斜長著兩棵樹,樹傍著“堆狀物”,橫伸的樹身,跨度超不過2米,但樹的樣子已愈百年。

    在進入高山草地之后,目之所及都是草。但是,我沒有想到,再攀高300多米以后轉入一個山坳時,卻有一片石頭建筑遺址晾在那里。遺址大概是當年山下躲避戰亂的村民或占山為王的土匪所留下的,遺址的面積有500平方米上下,由石墻、石院、石門框、石碑組成。石墻都在1米以下、院坪由石頭鋪成、“房間”的大小和布局十分清楚、石碑上布滿了模糊不清的名字、有一扇石門框是完整的。所述的這一切,都很正常。

    但稍一細看或多加思索,就能發現不正常:那些整塊的石門框是“土著”、還是“他山之石”?

    八面山的石質、石樣,前面已經有幾處介紹,但這里的石門框,卻有的是丹霞質地的,還有的是花崗巖質地的,并且石門框的寬度都與石墻的厚度一樣、高度與正常門相同。這些材料是哪兒來的?這么笨重又是通過什么工具運輸到這里來的?

     

     

    在登山以后,我是年齡最大的一個,但也是始終爬得最快的一個。我和一個青年、兩個中年驢友先于其它驢友半個多小時登頂。

    八面山頂如一頂綠色的蒙古包,我們四人爬上“蒙古包”頂剛想站立起來,卻感覺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風特別的大、特別的冷!我剛勉強站穩后,背后就有人拉開了我的背包,接著,一件牛仔長袖被遞到了我手上。我回過頭,見遞衣人是那個青年。我心中一下子無比暖和起來。這陌生的青年真是細心,他竟發現了我剛才走出樹叢之后脫過這件衣服。我將牛仔套在身上,但風的強度和冷度,還是讓人接受不了。于是,我們胡亂拍了幾個照片就急急忙忙的向另一面的山下奔去。

    “蒙古包”另一面下面大約100米處,是一個狹長的山窩,山窩里是另一隊昨晚到達的驢友,此刻,他們有的正在收拾帳蓬。看到他們,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下去體驗一下在這里露營的感覺!

    我剛剛離開“蒙古包”,風就小了。我不相信地回頭望望頂端,果然,風還在嗚嗚地咬著頂上的石堆!再往下走了幾十米時,也許是下山的運動量控制不住,也許是剛才上山誘發的熱度還沒平息,我竟然感覺背上有汗了。我不得不將牛仔長袖脫下擰在手上,揮舞著跑向陌生的驢友,并從喉頭發出長長的“吼——”聲,向他們打著招呼。

    我的“吼”聲剛剛停止,驢友露營的窩底就到了,不想,風也大了、也冷了!

    立在我最近距離的是一個還在哭鼻子的少年,一個大姐正在為他擦眼淚。我問大姐:“你們是母子兩吧?”。大姐搖搖蕩頭,她說,她是河北的,少年是深圳的一個中學生。大姐告訴我,他們一行昨晚很晚才到,由于這里的風特別大,大家一點沒睡好,直到現在還有人睡在帳蓬里。5點多鈡的時候,少年的帳蓬被風撥走了,少年也是大姐從3米之外的地方“找”回來的!

    大姐還告訴我,正確的起帳地點應該在山面上選地方。

    山這面的山窩,風允許躺霧;山那面的山窩,風卻不允許躺人!

     

     

    大姐的聲音很大部分被風吹走了。可見,與人交流是相當困難的,再說,和這里的風較勁,吃苦是我自己。我別無選擇,只有逃回“蒙古包”頂去等候我的驢友。

    這回學聰明了,我在頂下二十幾米的地方找了個地方佇腳,風真的一點也感覺不到不友好。

    回望我來時的山下,驢友們、包括我自己,一個個盡收眼底。從我到最后一個驢友,我們穿紅披綠、參參差差,組成的不是一支隊伍,而是擰成攀向共同目標的一股繩子,準確地說,是共同的描成的一道亮麗、活力的風景線!一道不到目的地就永遠不停歇往前的風景線!

    這時,我突然有了一個發現:這道風景線至少可以分成前、中、后三段,如果誰敢取消其中的一段,誰就成了這道風景線的劊子手!

    如果縮小到一個家、一個單位,這個家、這個單位就是這支登山的隊伍,大家向前的軌跡就是這道風景線。我們知道,與我們有緣在一起的人,不可能個個都呱呱叫,更不可能個個都是龍、是鳳。就如登山,能在前面的只能是個別絕大多數只能落在中間或后面,這是個人體能的決定、更是登山條件的決定。所以,無論何時、何地、何事,無論屬于什么身份、什么理由,只要我們會強求他人去做他不喜歡或沒能力做到的事,或者埋怨人沒爭到第一,那么,首先我們就是這道風景線的抹煞者!

    只要我們的家人、我們的同事,知道做人、懂得處世朝著謀生技能的方向努力,就已經不錯了!如果他還會在家人、同事、工作、生活中體現善良如前面提到過的“牽人過水洼”、“寒里遞牛仔”、“蓬外‘撿’少年”等等平淡之舉那么,他就已經非常的優秀、非常的了不起了!

    不是么,八面山就是這么一個智者、哲人,無論是天氣還是霧,也無論是花、是石、是風,八面山都是以反差、對比、懸疑的方式展示給來自大江南北、長城內外的觀光者,這就決定了八面山的風景是獨特的、永遠的!

    八面山,你是值得登山者花一生時光來研讀、探究的一部大書!

     



    (編輯:作家網)

    上一篇: 跟會

    下一篇: 平原上石門董村麥收

      總訪問量:92040  當前在線: 23947
    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ICP/IP備案號: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31號 郵編:100083 電話:010 6655 4693 傳真:010 6655 4693 主編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定安 | 锡林郭勒 | 酒泉 | 长葛 | 宜都 | 黑河 | 辽宁沈阳 | 保亭 | 日喀则 | 朔州 | 保定 | 三明 | 朝阳 | 白城 | 昭通 | 阿克苏 | 河南郑州 | 潜江 | 仁寿 | 铜陵 | 喀什 | 山西太原 | 永新 | 昌都 | 中山 | 河源 | 长兴 | 甘肃兰州 | 漯河 | 白城 | 玉溪 | 茂名 | 阿克苏 | 鹤岗 | 简阳 | 兴化 | 攀枝花 | 绍兴 | 馆陶 | 海东 | 龙口 | 泗洪 | 濮阳 | 安吉 | 昌吉 | 济南 | 荆门 | 博罗 | 新疆乌鲁木齐 | 韶关 | 淄博 | 鹤岗 | 遵义 | 兴安盟 | 通化 | 河南郑州 | 改则 | 兴化 | 德宏 | 玉树 | 三明 | 丹阳 | 甘孜 | 惠州 | 江西南昌 | 姜堰 | 涿州 | 镇江 | 河南郑州 | 燕郊 | 咸阳 | 吉林长春 | 甘孜 | 海安 | 广州 | 黔东南 | 淄博 | 沧州 | 郴州 | 临汾 | 宁波 | 泰兴 | 青州 | 高密 | 琼中 | 福建福州 | 嘉善 | 酒泉 | 河南郑州 | 万宁 | 焦作 | 绍兴 | 咸阳 | 鄂尔多斯 | 商洛 | 三沙 | 包头 | 洛阳 | 锡林郭勒 | 荆州 | 北海 | 通辽 | 泗阳 | 甘南 | 宜昌 | 双鸭山 | 崇左 | 明港 | 辽源 | 毕节 | 儋州 | 巴彦淖尔市 | 常德 | 鄂尔多斯 | 汕头 | 十堰 | 张北 | 常德 | 赤峰 | 丹阳 | 宁夏银川 | 新沂 | 广元 | 台州 | 绥化 | 邹平 | 武夷山 | 张家口 | 湘西 | 任丘 | 临汾 | 运城 | 绵阳 | 遂宁 | 遵义 | 菏泽 | 宿迁 | 那曲 | 淄博 | 永州 | 驻马店 | 六盘水 | 昌都 | 大丰 | 姜堰 | 衡阳 | 庆阳 | 改则 | 怀化 | 吐鲁番 | 宿州 | 荆州 | 盘锦 | 萍乡 | 肥城 | 伊犁 | 延安 | 锡林郭勒 | 东阳 | 攀枝花 | 信阳 | 平顶山 | 济南 | 桐城 | 吉林 | 张北 | 蓬莱 | 喀什 | 龙岩 | 桐乡 | 诸暨 | 山南 | 三亚 | 荣成 | 临汾 | 佛山 | 鄂尔多斯 | 寿光 | 鄂州 | 包头 | 海拉尔 | 三门峡 | 曲靖 | 丹阳 | 蓬莱 | 咸阳 | 黄石 | 灵宝 | 达州 | 保山 | 大庆 | 泉州 | 平顶山 | 乌兰察布 | 瑞安 | 日喀则 | 舟山 | 本溪 | 安顺 | 四川成都 | 明港 | 四平 | 吐鲁番 | 文昌 | 莱芜 | 防城港 | 自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