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wocaq"></menu>
  • <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nav id="wocaq"></nav>
    <xmp id="wocaq"><optgroup id="wocaq"></optgroup>
  • <menu id="wocaq"><strong id="wocaq"></strong></menu><xmp id="wocaq"><menu id="wocaq"></menu>
    <nav id="wocaq"></nav>
    用戶名   密碼        找回密碼  
     

    六子抬棺

    發表時間:2019年06月03 作者:殷宏章點擊:705次 收藏此文

           南山縣董崗鎮新豐村,有個沒娶媳婦的老漢,一生是無兒無女,為人是隨和厚道,大家都稱老人叫董大爺。村鎮干部根據了五保政策,讓董大爺到敬老院里生活。老人說自己身體還硬朗,拒絕了村鎮干部的好意。在黨和政府的好政策下,領了政府免費送的十頭羊。想到日常有羊的陪伴,心里總是美滋滋的了。雖然董大爺養羊是發不了大財,但是也能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

      村里人說:“董大爺,放羊啊!”

      董大爺說:“嗯!是的。”

      村里人說:“董大爺,這些羊長的不錯嘛!”

      董大爺說:“是的,放它出來吃嫩草,長得當然好了。”

      村里人說:“董大爺,養了不少頭羊,花了不少錢吧?”

      董大爺說:“哪花錢了,這要感謝共產黨的好政策,都是政府免費送的呦!”

      這一天,董大爺跟往常樣上山放羊,眼瞧日頭是中午時間到了。董大爺跟著羊東走西跑,心里說人不服老不行啊!拖著疲憊的身體有些累了,他就倚在一塊石頭上抽煙。沒想到就在這時候,有種奇怪的東西出現了。董大爺是低頭一看,瞧見腳下竟有血漬。心想山上情況比較復雜,可能是不是某東西傷了羊。他就仔細的查看了一番,十頭羊沒發現傷害跡象。只好順著一連串的血跡,他就一路向遠處延伸。不知血跡是從何處而來,沿著血跡就是四處尋找。

      二愣子說:“董大爺,你不在放羊,在找什么東西?”

      董大爺說:“二愣子,我發現了奇怪的血跡,想找一找來看一看是什么情況。”

      二愣子說:“董大爺,你沒檢查自己養的羊,那羊會不會讓狼咬了?”

      董大爺說:“二愣子,檢查了!不,不是羊身上的血跡。”

      二愣子說:“董大爺,這是不是人的血跡?”

      董大爺說:“二愣子,沒聽說村里有殺人的事。你他娘的會不會說點好話,別胡扯了!”

      二愣子和董大爺走了幾十米,兩人看見前面有個山洞。沒有過多長的時間,他們來到了山洞前。洞口大是洞口深,洞口前雜草叢生。董大爺皺眉頭掃了一眼,發現了洞口地上有血跡。他用手扒開洞口的草,伸頭向洞里面看了看,瞧見深深的洞里一片黑暗,有兩個眼珠子在閃閃發亮。二愣子看見兩個眼珠子說是鬼不敢進去,董大爺拿著二愣子電筒手機進洞了。

      董大爺走到洞里才看清楚,有一只狐貍正倒在地上。它沒有出聲睜著眼睛,仿佛眼神透露出哀求,瞧見脖子上有一道血痕,似乎被什么動物給咬傷。發現了狐貍肚子鼓的很高,看樣子是懷有身孕的母狐貍。董大爺是個心善之人,村里人是沒有不知道了。想到如果不救它的話,這只狐貍是必死無疑了,于是抱起狐貍走出洞口,趕著十頭羊回到村里了。二愣子看見是只受傷的狐貍,對董大爺的做法有些不理解。

      二愣子說:“董大爺,你知道是只受傷的狐貍,你為什么還要救它命了?”

      董大爺說:“盡管狐貍是食肉動物,但它也是有著一條命嘛!”

      二愣子說:“董大爺,你救了這只狐貍,不怕它吃你的羊?”

      董大爺說:“那就不知道了!都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二愣子說:“董大爺,我勸你別救了!否則,它傷羊不說,連你都給害了。”

      董大爺說:“嗯!眼看它都快不行了,哪有見死不救的道理。”

      村里有個很出名的獸醫,專門給村民家牲口治病。獸醫自辦診所是面積不大,兩間普通民房說來也夠用。室內桌椅和柜臺擺放合理,桌椅和柜臺藥品擺放整齊。潔白的墻面貼有獸醫的宣傳畫,光滑的地板磚顯露出美麗畫面。雖然空氣中有些獸藥的味道,但是獸醫診所顯得格外的清潔。董大爺抱著一只受傷的狐貍,走兩里路來到診所獸醫跟前。看見獸醫在診所檢查藥品,一邊兒檢查是一邊兒說話。

      獸醫說:“董大爺,你來獸醫診所,有什么事嗎?”

      董大爺說:“醫生,這只狐貍受傷了,請你治一治吧!”

      獸醫說:“董大爺,你,你說什么動物?狐貍又不是你家羊,你想救它有何用嘛!”

      董大爺說:“醫生,你說的話是不假,可它也是有著一條命,總不能就見死不救呀?”

      獸醫說:“董大爺,你是個人好心善,這只狐貍救活了。不怕它傷害你和你家羊嗎?”

      董大爺說:“醫生,它還會恩將仇報?不,不會吧!”

      看見狐貍喘著微弱的呼吸,兩個眼晴似睜似閉的樣子。狐貍的傷口還在滲血,它的身體有些在微顫。如果不急時給狐貍治療的話,那么很可能狐貍將命送黃泉。董大爺心里是著急了,催著獸醫給狐貍治療。獸醫看見是一只狐貍,內心不情愿把它診治,故意刁難說是治療狐貍藥水貴,勸說老人不要花錢治療狐貍了。在董大爺千言萬語的哀求,那獸醫無奈只好給狐貍來診治。

      董大爺說:“醫生,你給狐貍來診治,怕我是不給錢嗎?”

      獸醫說:“董大爺,不是怕你不給錢,總覺得這錢花的不值!”

      董大爺說:“醫生,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做人行善積德,沒有什么值不值!”

      獸醫說:“董大爺,沒有想到的事,我從事獸醫多年,還頭次給狐貍來診治。”

      董大爺說:“醫生,你的意思我明白,謝謝你的好意!”

      獸醫說:“董大爺,你知道就好了。我真怕狐貍治好了,它會到處傷害人呦!”

      在董大爺善心的堅持下,獸醫動手給狐貍治療了。一邊用酒精棉擦狐貍的傷處,一邊用獸藥膏涂狐貍的傷口。獸醫用三支藥水和獸藥進行調配,瞧見獸藥水用注射器給狐貍打了針。沒想到三天后的時候,獸醫真把狐貍治好了。狐貍看見董大爺回來了,它時不時的搖著尾巴。狐貍已經沒有大礙了,它的傷口也結痂了。狐貍痊愈后,緊接著分娩,想不到的事來了,生出了六只小狐貍。

      六只狐貍長得很可愛,它們咪著個小眼晴。一邊吃著母親的奶水,一邊發出稚嫩的聲音。仿佛在說母親你管不管呀,你看它們在搶我的奶水了。看見狐貍和小狐貍身體需要營養,董大爺在市場上買了肉切成肉條。他自己舍不得吃肉,都留給狐貍們享用。未想到時間是真快,半個月很快的過去了。有一只可愛的小狐貍,瞧見董大爺整天粗茶淡飯,它搖著尾巴走到母親身邊,母親聽到小狐貍的一番話,她們眼里激動的流出淚水,明白董大爺日子并不富裕。

      母親(母狐貍)說:“兒子,你去哪里了?”

      兒子(小狐貍)說:“母親,我去廚房了,看到董大爺在吃飯。”

      母親(母狐貍)說:“兒子,董大爺在廚房,他吃什么好吃的呀?”

      兒子(小狐貍)說:“母親,哪有什么好吃的呦!肉他是舍不得吃,切成肉條給咱們吃。”

      母親(母狐貍)說:“兒子,是嗎?董大爺真是個好人,你們永遠要記住這大恩大德!”

      兒子(小狐貍)說:“母親,是的!”

      董大爺這天早上起來了,他跟往常一樣來看狐貍。沒想到這些狐貍不見了,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心想是招待不周虧待狐貍了,這不會虧待狐貍怎么走了?復雜的社會,看不透的狐心;放不下的牽掛,經歷不完的五味;走不完的坎坷,越不過的無奈;忘不了的昨天,忙不完的今天;想不到的明天,最后狐貍消失在哪天。哎!這天起董大爺是悶悶不樂,再也沒有見到這窩狐貍了。

      三千繁華,彈指剎那。春夏秋冬,寒來暑往。真沒有想到了,一晃十年過去。董大爺已是80歲的高齡,身體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俗話說:“樹老生蟲,人老生病。”這一句話是個大實話,生老病死是人間的客觀規律。董大爺中午睡著就沒起來了,他安詳閉著眼睛離開了人間。沒有病痛,無疾而終。這時有個村里的鄰居,前來老漢家想找他聊天。誰知意想不到的事,董大爺睡在床上去世了。

      董大爺,你醒一醒,怎么了?

      老漢沒有回話,像睡著了!

      董大爺,起來咱們聊一聊,你說話呀!

      老漢還是沒說話,依然是不理不睬了。

      媽呀!董大爺是臉無血色,心臟停止跳動和呼吸也停止了。

      老漢與世長辭了,仿佛說不能陪你聊天了。

      鄰居是趕緊召集村里人,大家都來幫忙辦后事。村里人說董大爺是個好人,都非常的心甘愿意來幫忙。突然,有六個小伙子都走過來,他們帶著傷悲進門就哭了。村里人覺得十分奇怪,都低聲細語的說不認識。有人問道六個小伙子是誰?他們說是老漢遠方的侄子。在得知董大爺去世的消息,特從遠方來給董大爺送葬。董大爺剛剛才去世,遠方侄子怎么知道?都鄉里鄉親是知根知底,沒聽說董大爺遠方有侄子。六個小伙子聲聲哭泣,帶著悲傷哭的感人肺腑。他們花錢買來了棺材,準備給董大爺出殯了。

      六個小伙子年輕力氣比較大,抬著棺材送董大爺去墓地了。人們都很好奇,他們到底是誰啊?這時候人群里出來一個人,有個花白胡須的道士。自稱是南山道觀的道人,他手拿拂塵是摸著胡須。說道:“我看六個小伙子,并非是世間凡人。應該是狐貍的變化,所以他們化身抬棺,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董大爺對他們有莫大的恩情!那么主動前來買了棺材,否則怎么會出現了六子抬棺。”

      這位隱居道觀道士的話說對了,十年前董大爺救了一只母狐貍。他們正是十年前母狐貍的孩子,又是救得那只母狐貍所生的靈狐。穿行世間山林草叢之中,具有百般化身為人的本事。如今得知董大爺去世了,所以前來報恩是送一程。村里獸醫聽到道士的話,想起十年前診治的母狐貍。人們聽說了靈狐都嘖嘖稱奇,想到了惡有惡報和善有善報!


    (編輯:作家網)

    上一篇: 根?爺

    下一篇:

      總訪問量:92364  當前在線: 24271
    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ICP/IP備案號: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學院路31號 郵編:100083 電話:010 6655 4693 傳真:010 6655 4693 主編信箱:536265197@qq.com QQ:536265197
    彩客网彩票彩客网彩票平台彩客网彩票主页彩客网彩票网站彩客网彩票官网彩客网彩票娱乐彩客网彩票开户彩客网彩票注册彩客网彩票是真的吗彩客网彩票登入彩客网彩票快三彩客网彩票时时彩彩客网彩票手机app下载彩客网彩票开奖 滕州 | 商丘 | 黄山 | 伊春 | 哈密 | 启东 | 肇庆 | 五指山 | 临沂 | 牡丹江 | 南平 | 如东 | 喀什 | 江门 | 驻马店 | 济南 | 灵宝 | 东海 | 昌吉 | 台中 | 神木 | 长葛 | 大庆 | 大兴安岭 | 德阳 | 阿勒泰 | 吴忠 | 玉林 | 阳泉 | 阿拉尔 | 香港香港 | 江门 | 博尔塔拉 | 遵义 | 宝应县 | 醴陵 | 仙桃 | 新乡 | 桐乡 | 神农架 | 偃师 | 大理 | 桐乡 | 仙桃 | 九江 | 台湾台湾 | 龙岩 | 吉安 | 牡丹江 | 玉溪 | 乌兰察布 | 南通 | 临汾 | 云南昆明 | 乐山 | 铁岭 | 桐乡 | 广西南宁 | 灵宝 | 三明 | 延安 | 龙岩 | 龙口 | 江西南昌 | 昌吉 | 灌云 | 昌吉 | 广汉 | 林芝 | 昌吉 | 安岳 | 贵港 | 屯昌 | 马鞍山 | 乌兰察布 | 图木舒克 | 阜新 | 孝感 | 芜湖 | 牡丹江 | 安康 | 防城港 | 山南 | 通辽 | 绵阳 | 大丰 | 吉林长春 | 东莞 | 呼伦贝尔 | 南阳 | 金华 | 大兴安岭 | 莱州 | 定安 | 惠州 | 潮州 | 衢州 | 文昌 | 赤峰 | 怒江 | 朔州 | 揭阳 | 漯河 | 偃师 | 天门 | 许昌 | 长葛 | 云浮 | 钦州 | 景德镇 | 庄河 | 曲靖 | 桐乡 | 南平 | 遵义 | 图木舒克 | 自贡 | 淮北 | 金华 | 基隆 | 灌南 | 启东 | 遂宁 | 霍邱 | 瑞安 | 齐齐哈尔 | 惠州 | 姜堰 | 启东 | 哈密 | 巴彦淖尔市 | 徐州 | 吴忠 | 襄阳 | 张北 | 内江 | 五家渠 | 临汾 | 清远 | 平顶山 | 安阳 | 娄底 | 临夏 | 长兴 | 瓦房店 | 黄山 | 宁波 | 滨州 | 钦州 | 海南 | 吉林长春 | 伊春 | 鸡西 | 威海 | 曲靖 | 阳春 | 张掖 | 洛阳 | 东台 | 陕西西安 | 玉树 | 扬中 | 鹰潭 | 贺州 | 洛阳 | 万宁 | 双鸭山 | 阜阳 | 益阳 | 乌兰察布 | 五指山 | 盘锦 | 灌南 | 淮北 | 象山 | 龙口 | 张家界 | 自贡 | 徐州 | 福建福州 | 公主岭 | 安吉 | 吴忠 | 江门 | 荣成 | 昌吉 | 佛山 | 晋城 | 江苏苏州 | 香港香港 | 塔城 | 四川成都 | 咸阳 | 澳门澳门 | 扬州 | 韶关 | 禹州 | 吴忠 | 三亚 | 宿迁 | 承德 | 随州 | 伊犁 | 台山 | 红河 | 资阳 | 滨州 |